四十三 向钱看.向权看

问:柏杨先生说:中国传统文化中什么都有,独缺灵性。文人不讲是非,却拚命去鼓吹对权势的驯服,对富贵功名的追求。自明末至清末;三百年之久,都没有什么起色。自清末至今天,又继续被酱了八、九十年,其僵其硬,恐怕还要更强。柏杨先生所说的灵性是指人类的同情心、爱心?智性、悟性、理性?或者是仁义道德?宗教心?今日中国人是非之心真的已荡然不存吗?

答:依我的意思,灵性是一种善良、和平、宽恕、人性尊严,所激发起来的反应。不讲是非只讲利害,不仅文化人如此,政客更在带头纵火,中国人目前正被“向钱看”“向权看”窒息得眼睛看不清,耳朵听不见,脑神经只能传达钱和权的信息,其他任何灵性讯息都被阻塞。

“钱”和“权”一直是中国人奋斗的最高指标。人生的最大的满足,也停止在这个层次!前些时候,中国的阴历年节逼近,我和朋友在台北香格里拉饭店聚会,满目都是喜气洋洋的圣诞树,然而,每株圣诞树下面,摆的全是一堆一堆金元宝。真不了解,中国人竟然贪婪情急到这种地步。我见过西方的圣诞树,摆的都是十字架,或象征和平、喜乐的饰品或送给亲朋好友的礼物,从没有发现摆着美钞!中国人对“钱”对“势”的崇拜,使是非日渐泯灭,有时候连脸面都可以不要!我们的忧心就在于此。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