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 反智与反商

问:儒家思想以“何必曰利,唯有仁义而已”或“正其谊不谋其利”的旗帜,对商人充满了轻视,嫉妒,愤怒,一提起商人,就是“奸商”。至今不但官界,连学界还是瞧不起做生意,认为做正当生意赚钱是丢人的。

可是中国大陆自文革以来,读书人成了臭老九,自“改革开放”以后,这一风气是否已完全打破传统的“反商”情结?大家向钱看以后的中国人,将蜕变成为何种“新人类”?

答:中国统治阶级从古代就有两项守则:一是反智、一是轻商。儒家定于一尊后,并不是帝王尊重知识份子,而只是重用儒家当保镖护院,儒家也小心翼翼的推行帝王的愚民政策,以便帝王称心快意,大小赏给他一个官。儒家一旦和政治结合,思想垄断,就形成反智,于是尽量推广他们的“教化”,如为父母守三年之丧。他们的徒子徒孙更认为半部《论语》就可以治天下了,完全否定知识的功能。

二十世纪民国初年,胡适先生等一批人提倡白话文,反对的都是知识份子,认为连贩夫走卒都可以写文章,岂不是斯文扫地。他们之反智,只是为了一旦教育普及,他们那点知识失去市场,便没处啖饭了。毛泽东先生是中国最后一位反智的君王(我竭诚的希望这样),所以他教唆他的群众反对天下所有的权威──只除了他自己的权威!

轻商实质上也是反智,商人和农人简直是分别居住两个星球的人,差别很大,商人的知识程度普遍比农夫高,因为他们需要记账、通信,眼界也开阔得多,而且有冒险精神。我在台北北新路住的时候,巷口有个卖衣服的地摊,老板是个年轻人,一面抖着手上的毛衣,一面厉声高叫:“一百元一件,血本无归大拍卖,要钱不要命!”这个“要钱不要命”是商人投机性、冒险性的基本哲学,使帝王对他们不敢信任,但这也使商人赚钱的同时,成为推动改革的手,民主政治骨子里就是商人政治:主张协调商议,讨价还价、言论自由、动手(举手)不动枪。而财富的累积,也比农人要快要多,仔细的检查历史,会从字里行间发现,皇家或贵族,往往依靠商人豢养,所以对商人的威胁,感受也最敏锐。明王朝初年,南京富豪沈万三曾呈献金银财宝给政府帮助军饷,朱元璋大怒说:“商人怎么敢犒劳天子的军队!”把沈万三灭族。清王朝皇帝弘历(也有人说是明王朝皇帝朱元璋)有一天做一首诗:“群臣已眠朕未眠,群臣已睡朕未睡。不如江南富家翁,日高三竿犹拥被!”扬州盐商有些人立刻警觉到皇帝对他们的嫉妒和愤恨,早早逃走,有些人不相信危险,结果一年后,兴起大狱。资本家有他的罪恶面,马克斯击中要害,使资本家受到惩罚,但资本主义也藉机大作修正。共产党从最初的轻商,发展到最后的全国皆商,是向资本主义投降,商人获得胜利。但五千年传统的轻商反智,深入中国人灵魂,不会在十年二十年内一刀切断,那要更长的时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