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 鲁迅的定位

问:有人指出:柏杨先生的“酱缸文化”,同鲁迅的“黑色染缸”类似。“崇洋”也就是鲁迅的“拿来主义”的发挥。甚至有人认为柏杨先生把鲁迅的思想发扬光大。不知柏杨同鲁迅思想之间,有何关系?受其影响否?对鲁迅的评价(特别是文学上、思想上的)如何?

答:我非常尊敬鲁迅先生的正直和无畏,但受他影响最多的是小说。我并不完全赞成他,他有强烈的战斗性,却缺少包容性,简直是拒绝任何批评,这不是民主人的气质。

中国文化,呈现两极。要就崇拜到底、要就不承认对方任何优点。鲁迅的“民族大义”非常强烈,非常忧民忧国。但我认为“民族大义”应该有严正的诠释:民族与民族之间,必须绝对平等,而民族之内的成员与成员之间,也必须绝对平等。“民族大义”不是制造族群之间,或成员之间不平等的工具。绝对不允许被用来肯定某个民族优于另一个民族,某个成员优于另一个成员。

鲁迅是一位“民族作家”,不是一位“民主作家”。一九八八年我去中国大陆,发现鲁迅已成为一位不可批评的人物,使人生忧。没有批评,如何进步?一代应比一代好,思想与文学也是,一个人不应成为思想的终结者,世界才有美景。

鲁迅对近代中国思想有很大影响,但没有超过胡适,且鲁迅的影响也仅盛行于大陆,而现在大陆也开始在研究胡适思想,我想再过十年,情形当更明显,胡适思想有巨大的学术和人文基础,鲁迅没有这么丰满、这么有系统。鲁迅是感性的、斗争性的。

鲁迅在大陆的地位,是因获得毛泽东的支持,应是中国“政治文化”的一项特色,鲁迅的文学成就被政治化后已被当做一个政治工具,而胡适不是政治人物。当哪一天鲁迅思想可被批评挑战时,鲁迅的价值才可以呈现。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