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 中国只有政治文化

问:柏杨先生指出酱缸文化的特征之一就是以官的标准为标准,以官的利益为利益,因而变成一种一切标的都指向“政治挂帅”。使酱缸文化更加深,更加浓。

是不是可以说中国文化就是政治文化,或酱缸文化?比如最反政治和崇拜自然的老庄思想,也成为“黄老之治”。中国文化是政治文化,而印度文化是宗教文化。

答:我同意先生这项简单的归纳。

中国文化四千年来,除了当官,其他职业全都不被重视,所有职业都以当官升官为终极目标,当医生的将来想当御医、学木工的想进宫庭做工匠,学水利的必须手中有权。而所有的知识份子,所有求学求知,也都以参加科举考试为最高目的。自然一切标准以官的标准为标准,以官的利益为利益,中国文化遂因而变成“政治文化”,官员间的运作规则,更发展成“官场文化”,酱缸的成份愈发加浓加臭。

世界上没有一个民族像中国人这么喜欢政治而又害怕政治,这是两种极端,但都是狭隘的“政治一元化”和“官场一尊化”。在本世纪(二十)一○、二○年代(民国初年)时,饭馆里都有警告牌,警告客人不可谈论政治,这是害怕的一面,喜欢的一面是中国人太“爱国”了,而且只许自己爱,不许别人爱,自己的爱才是对的、真的,其他人的爱都是假的,这种打击异己的手段,把国家、政党、乡土,都当做妓女,而把自己当成嫖客,有权有钱的大爷把妓女包下了,绝不容许别人染指,“政治一元化”,再提升为一己私欲化。过去,除了当官,没其他重要职业,所以政治高过一切,甚至超过天上神灵。

印度文化是宗教的。据说在古代,妓女是人与神的接近意象,妓女的地位甚至比国王还高,这是宗教。印度人看不起中国人,认为中国没有哲学,中国只有历史,“哲学”是伦理的衍化,而所有中国历史都回归政治,印度则所有文化都回归宗教。

中国人判断个人,总以政治前途来衡量,这种一切以“官”为指标的观念,在目前的中国,仍然严重,虽然最近经济开放以后,流行“向钱看”,但做官才有权,仍然是获得钱的最佳途径。马克斯主义的恶质部份(阶级斗争及无产阶级专政),结合中国的恶质部份传统,使中国生了东西方恶质思想混合而成的恶质绝症。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