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 只敢在“圣人”裤裆下跳来跳去

问:柏杨先生认为中国自孔丘先生之后,没有出过一个思想家。可是有人抬出谭嗣同、孙中山、鲁迅、茅盾、郭沫若、巴金这些人来,请问柏杨先生,难道他们都是酱缸蛆?认为没有比这更强烈的诋毁。我认为这只不过是对思想家的定义和评价的问题,不知柏杨先生的高见?

答:自从孔丘先生被皇帝封为“至圣”(第一号圣人),孟轲先生被皇帝封为“亚圣”(第二号圣人)之后,并没有封其他的人当“季圣”(第三号圣人),于是“圣人”就在中国绝了种,等而下之的只好称为“贤人”。不过,有一阵子,大约是七世纪、八世纪,“圣人”忽然氾滥成灾,大头目或大军阀,往往也被称“圣人”,帝王固是“圣人”,叛军首领也是“圣人”,反正大家过瘾,也说明“圣人”和政治的关系,密不可分。没有政治力量支持,就“圣”不起来,孔丘必须皇帝封他一封,他才有冷猪肉可吃,先生所指的鲁迅,如果不是毛泽东陛下金口玉言对他肯定,恐怕早就被定位为“反党”、“反人民”,颈带锁枷,尸骨无存。

知识份子一旦被帝王看中,封为“圣人”,他就成为大头目的私人宠物,谁都不敢碰,专制政府时代,谁都不敢碰孔丘;人民政府时代,谁都不敢碰鲁迅(却敢碰鲁迅的门徒、学生,和追随者,因为“人民”只保护鲁迅和他的妻子儿女,鲁迅本人没有保护其他人的力量)。

先生所指的郭沫若,不过一个趋炎附势的无耻之徒,茅盾、巴金是作家,并不是思想家。孙中山是一位有独到见解的人,可惜他在革命行动中消磨了自己,而谭嗣同,如果光绪载湉皇帝改革成功,他可能扮演鲁迅的角色。至于朱熹、王阳明,不过一个注解家,幸运的贤人而已。

“圣人”在政治权力培育下,影响力每日成长,终于变成一根巨棒,专门打击对政治权力不满意的人,不但有势,而且有威,历代帝王对无辜的知识份子,有时下不了毒手,自另有御用“文棍”祭出孔丘杀少正卯的例子──不必有罪,不必有证据,只要你觉得他不顺眼,使你心烦,就可杀了。可怜的“圣人”,终于沦为帮凶。而司马光写《资治通监》竟然不敢上接《春秋》,《春秋》写到前四六八年,《资治通监》理应开始于前四六七年,才是正常叙述,可是司马光因为《春秋》的作者是孔丘圣人的缘故,不敢从前四六七年写起,故意空白一段,只敢从纪元前四○三年三家分晋开始写起,可看出深入骨髓的奴性,连“大儒”也成了摇尾的宠物,只敢在“圣人”的裤裆之下那个小范围里跳来跳去,没有胆量,也没有智慧迈出一步。

这又说回来了,假如迈出一步,有什么后果?后果确实是可怕的,轻者落魄一生,永远弄不到一个官做,重则斩首。也难怪司马光先生,宁可被斥责为奴性入骨,也不敢试探刀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