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培养新的尊严

问:日本民族可以说是一个自虐性的民族,舆论界不但对政府,连日本人本身的缺点、缺陷,也天天被批得体无完肤。自明治维新以来,日本论坛上“日本人劣等民族说”甚为流行。自一八九一年以来,就有三宅雪岭的《真善美日本人》、《伪恶丑日本人》。从日本人的“奴隶根性”论,到“日本人畸型”说等等,“丑陋的日本人”百余年来不知已被说了几千万遍,甚至有人(教育部长)主张废止日本语,使用法语当国语。日本政府或日本人天天被骂,骂了百多年,并未见日本亡国灭种。为何柏杨先生仅写了一本《丑陋的中国人》,酱缸蛆就“闻丑则怒”,群起而攻。天天惶恐,中国人一被人指摘“丑陋”,就会亡国灭种。中国人真的如此脆弱吗?

答:日本竟然有这类自责的书籍和见解,我还是第一次听说,着实使我吃惊──太出我意料之外了。根据我的印象,日本似乎一直是一个封闭而自满的民族,虽然有接受外来文化的能力,却没有自我创新的能力。先生的叙述,证明我的错误,但也解答了我(甚至全世界)的一个最大困惑:日本实在没有富强的条件,却竟然富强了起来,原因何在?现在得到了答案,那就是日本人是一个自我检讨能力极强的民族,一个自我检讨能力极强的人,会经常愤怒自己的不争气和进步太慢,这是一种生命,一种能力,看起来伤害尊严,实际上反而培养出新的尊严。没有这种基因,再多的人,再大的国土,都没有用处。日本只要不丧失这种自反自责的文化,就永不会衰败。

中国并不脆弱,但中国人却有神经质的恐惧,认为一句话都可能推翻一个王朝,一句话就可以击毙一个国家元首。很多中国人诟骂我是“恨自己同胞的蟊贼!”简直疯疯癫癫,语无伦次。

不知道缺点,就无法改正缺点,连这么一件简单明了的道理,很多中国人却偏偏不明白,他们陷得太深,黏在缸底。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