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阿华再度睁开眼睛时,他们已到达了江边。她听见他们说共产党已到了上海的近郊,南京和杭州都已失陷。她听了,也没有什么感想。

山谷打听到,从这里有驶去赣州城的小轮船,虽则搭客很多,但还是有希望搭得上。他打了一个电报到广州教育局,叫朋友派一部汽车到赣州接他们。

天气寒冷,晴朗。他们在码头等了一整个下午不见船来。日落时,阳光的斜晖反照在江面上,绚烂夺目。天空像一月灰色的锻子,衬托在黑黝黝的山后。渔船的灯火,像无数的萤火虫一般地在水面上闪耀。

轮船来了。阿真把阿华裹在一张毯子里,抱她上了船,船上只有一个统舱,摆着一列列的长椅,挤满了人。可是在此地上船的人,带着包袱、篮子、拖着小孩子、老人,也都挤了上去。船开了之后,慢慢的,大家平静下来了,灯光也熄灭了。

阿华觉得飘飘然,似乎被阿真抱的只是一个已失去灵魂的身体一样。那个真正的金韵华已经不在这里了。不时有人划火柴来点香烟,她看见很多人的脸孔包围着她,大家的脸好像都是一模一样,她自己的人,和不认识的人,都没有什么分别,似乎大家都有一种相同的悲哀,相同的焦虑,使他们看起来都不好看。好像世界对他们有什么威胁似的,镇压住了大家。

“我一定要告诉伟林这件事,”她想。“我必须完全记得我所想的,解释给他听。”阿华醒来时,记不起刚才所想的是什么了。现在周围什么都不清楚的了。她有一个感觉,好像她很迅速的走到这个世界的边缘,将要走到另外一个世界去。但是她每次睁开眼睛时,仍然看见她她家人围绕着她。“我跟他们的关系要完结了,”她想。“为什么他们还不把我送过去呢?”于是她又厌恶地闭上眼睛。她发现自己坐在陌生的车子里,穿着别人的粗布衫裤,睡在不熟悉的房间里,总是那些沮丧的脸孔关心地俯视着她。

阿华得了肺炎。他们到达广州以后,她有三天不省人事。广州满街是难民和士兵,整个国家势将崩溃,在桂林,李代总统曾经接到恳求,要他回到首都去。内阁又再度总辞。

他们住在教育局临时招待所里。

阿华恢复知觉以后,她发现自己是在一间潮湿、黑暗而拥挤的房间里,人躺在床上,这使她难以相信。她是从一个快乐的梦中醒来。伟林已回来,告诉她他在国外时所看到的奇妙的事物,然后他们又一同出国去,他们两个,抢夺了这世界上所有的欢乐。

“阿华,伟林从香港打电报来了,”珠莉说。“他在等你。”

“伟林?已经在香港了?”那么她真的是很快就要和他在一起了。“我要立刻去找他!”

“阿华,你病得很重,”她的姑丈说。“你要等医生说你可以出门时才可以去。”

她猛烈地摇着头。“不,我要立刻去找他,”她尖声的说。“我不能等!”她的眼中充满了泪水。她感觉到她在发烧,浑身疼痛,一阵失望使得她几乎无法忍受。

山谷和珠莉彼此望了一望,他们已无计可施了。

“啊!老天爷!”珠莉说。“这怎么办?”

山谷严肃地说:“假如她不能等,就不要让她等。”

“弄得到机票吗?”

“她先走。我打电报给伟林,请他买机票,通知这里航空公司办事处,航程不过是两个钟头,那边准备好救护车来接飞机。”

阿华听见了这些一话,笑了。看见她这样,阿真跪在她的床前,执着她的双手。

“我会想你的。”

“我也想你,”她十分平静的说。“但是你不知道吗?我不屡于这里,我是属于伟林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