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他们渐渐离开人群和村庄,开始向山上爬,天气越来越凉。回头看时,鄱阳湖中各式各样的船只都在驶向岸边。路上黑压压的都是人。虽然太阳还没有下山,到处都可看见点燃的火堆。

“南京失陷了,”山谷说。“我敢确定,军队一定是在大撤退。”

“南京失陷,广州又能守多久呢?”阿真说。

“你意思是说整个国家?整个国家也会垮吗?”阿华不相信地说。

“走吧!不要浪费时间了,”珠莉说。

但是阿华要再胆望了一下才肯走。过去她曾经明白而相信的一切事物都消逝了。“仿佛世界的末日真快到了,”她对阿真说。

大约两个钟头之后,他们来到一个三叉路口,阿蜂叫着说:“我下山的时候老是在这里向右转!又来到这里了!”

她走在前面带路。这座山是她的,她不会走错的,她一直告诉他们,路不远了,不要担心。他们一步一步的爬上了狐狸头山,日落时,已经攀过山腰了,离开稻田,走进树林之中。在长满野花和灌木的丛林中有一条小溪沿着路旁奔流着,蜜蜂、蟋蟀和知了在林中营营作响。

黑暗把整座山吞没了,虫声更响,小溪的声音也似乎比白天听来要响,瀑布一样的咆哮着。阿蜂放下她的朋友,跑进丛林中掬水洗脸,她疲倦了。阿华也跑进丛林之中,倒在地上。她踢掉了鞋子把双足浸在冰冷的溪水中。其他的人的声音与她越离越远。她几乎立刻就睡着了。

一会儿之后,山谷和珠莉也来了。

“妈,坐下来歇一会儿吧!”阿真说。他看不见他们的脸。

“不必,”他母亲说。“我们刚才休息过了。”

“这个山不算很陡,”他父亲说。“只是路相当远罢了!”

他们的声音听来年轻愉快,好像他们不过是在晚上出来散步一样。

“快要到了,”阿蜂说。她再度背起于妈。

阿真把阿华的脚从溪水中提起,用他的裤管揩干。他扶她起来,继续走路,一句话也不说。夜像一道幕一样,小径仿佛是永远走不完的。山是一个监狱,他们变成了俘虏。小径在树林中左转右转,星光熠熠,空气好像在向他们讲话,好像有一股迷惑的力量在向他们招手,招手。来吧!来吧!深入一点,深入一点,它说,阿华觉得她自己已溶化在黑暗之中了。

终于他们离开了树林,看见了几间茅屋的轮廓。

阿蜂背著于妈向前跑去。她用拳头捶着第一间屋子的门。

“开门!开门!是我,阿蜂!我带了贵客到狐狸头来了。”她的声音在夜空中回响着,轧轧刺耳,像煞有介事而又不像是真的。开门了,一个像女巫的老妇人的面孔出现了,手里拿着一盏油灯。后面还布一个比较年轻的女人。阿蜂走进去,他们听见她在里面讲话。

过了一阵子,山谷叫着:“阿蜂!”

她很快的走出来。“老爷!”

“赣江呢?在那里?领我去指给我看。”

阿蜂现在走得很轻松了。她带着他匆匆走下一段路然后停下来,伸出手指一指。

在星光下面,果真有一道河流,像一条银带般在山脚下闪烁着。

※ ※ ※

一个妇女用一双粗糙的手带领阿华走过泥路到一间茅屋去。如豆的油灯光下,只见两个小女孩坐在一张竹床上,另外还有一个老人和一个妇人。他们叫那两个小女孩给阿华一角棉被,叫她和她们睡在一起,问地要什么不要。阿华望着那面貌古怪的女人一会儿,说要喝水。她听见那妇人到灶上去斟了一碗水,然后拿来给她。阿华喝完水,灯就吹熄了。黑暗龙罩下来,屋内再度变得寂静。床上的两个小女孩,粗硬的脚趾头开始在她的腿上蠕动着。老人吐疲吐了好一阵子,骂了几句,小女孩停止了痴笑,脚趾仍然放在她的腿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