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汽车还没有开到火车站,就不得不停顿下来了,因为人潮汹涌而行李家具封锁了马路。人们用小炉子在路旁烧饭,铺盖卷展开在地面上。这些人不是流浪者,而是像他们一样衣冠楚楚的人。

阿真下了汽车,看见有些人脸上带着蔑视的表情望着这新来的人,他们料到他会问什么愚蠢的问题。

“你们在等候南下的火车吗?”

“已经等了三天三夜了。”

“火车还在经常行驶吗?”

“还在行驶。”

“每次有火车来了,他们就打开那扇铁们,让些人进去。”

“下一班火车什么时候来?”

“不知道。”

“最后一班火车什么时候开的。”

“昨天半夜里。”

他们对他像对白痴讲话一样。

阿真回到他家人那里的时候,汽车、人力车和三轮车已经在他们后面摆成长龙。

“我们恐怕要等很久了,”他说。

“我不怕等,”珠莉说。

她从汽车间拿出行李堆在路上,在长龙中占了个地位。

她很能够服从多数,山谷想。她不是个领袖人才,但是很会跟随群众。他发狂地望着她,又走开去查阿真的话是不是可靠。当他回来后,珠莉已在路当中布置好,她坐在一只箱子上,太阳现在出来了,天气并不太冷。他看着他的妻子、露营者、母亲、孤儿的收容者、煮猪脚汤面的、疯狂、憨厚、顽固、务实、荒谬的女人。很久以前,在她一次小产之后他们第一次恢复夫妇之爱时,当他正在要达高潮的时候,她突然从床上坐起来,举起手像一个警察在指挥交通一样地叫道,“停止!”接着她就向他讲述节育的必要。

街上大约已经有一千人以上了,在栅栏里面还有几百人。卖面包和茶的小贩都利市百倍。隔着栅栏,人们手中拿着钱在向小贩们招手。山谷在车站外走来走去,他不能像珠莉那样静静地坐下来等,但是他终于不得不回到他的家人那里。每次他走回来,他们后面的人群又增多了一些,他知道他们已在这群众里有了地位了,珠莉已经在用不屑的眼光看着那些新来者,她已经有资格回答新来的人的问题了。

山谷也坐下来了。他们还要等多久呢?这个问题已不再烦扰珠莉。这是唯一的出路,不是吗?你搭不上飞机,搭不上轮船,你只好去挤火车了。

大概九、十点左右,有一列火车从北方开来。几百个人从车站涌出来,于是,候车的人前进了几尺。当他们再安顿下来时,珠莉感到很得意。

她开始健谈起来,仿佛很快乐的样子。她第一次有理性地跟她的儿子谈话。她把他从头到脚看了一遍。说:“你要去买一双新皮鞋。把你这件外套脱下来。我把你的衣服带来了。”她打开一个箱子,取出他一件旧外衣,几件旧毛衣和一条西装裤交给他。

“你要我在这里换?”他说。

“对街有一间理发店,”她说。“你去理个发,洗洗脸。”

“珠莉,你疯了,”山谷说。

“还买几双厚袜子。不要走得太远。不过我们距离闸门还远得很。等你回来了,我们去吃午饭。”

“吃午饭?”

“呃!我看见街角有一间干净的小店。”

阿真回来的时候,他们还没有移动。珠莉看见他回来就说:“你看!我那漂亮的儿子回来了!我们去吃饭吧。我想吃鸡。”

“珠莉,你疯了!”山谷又说。

“要是你不想去就不要去吧,”她说。

她站起来挽着阿真的手臂摇摇摆摆地走过马路去,嘱于妈留下看行李。

山谷和阿华只好跟在后面。

靠近车站的小吃店都是一天廿四小时的在做生意。每一间都有人满之患。珠莉继续向前走,对那些便宜的小店摇头,最后才找到一间她中意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