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战事沉寂了一个短时期,李宗仁下令把首都迁回南京,而且再和共党进行和谈,到了三月初,林彪的部队开始在平汉路沿线发动小规模的战斗。

现在,新组成的内阁又再度总辞。

王山谷明白他们不能再在上海等候阿真回来了。他相信他仍然活着,但是不能离开北平。北平已沦陷了一个月了,他们一直没有他的消息。

不等他的儿子回来一同离去,这是王山谷很难下的决心。他们要走向安全和自由而阿真却留在后面,那似乎很不公平。但是,在现实面前,人的欲望那能时时得到满足?他觉得自己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他想起他童年时,在金门阳光鲜丽的沙滩上晒咸鱼虾米的单纯日子,他一面挖蛤蜊,一面背书,《论语》教人为善的大道理,他父亲一一解释给他听,他以为,以这种道理做人,并不困难。现在,他年满甲子,回想此生此世他什么也不懂。

他叹了一口气。“甚矣我衰也!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

他勉强提起精神,对珠莉和阿华说,“我们要马上走,不能再耽误了。先到广州去再说。”

“广州好玩吗?”珠莉冷淡地问。她本来是不懂得说笑话,现在,却会说讥刺的话。

“广州比较安全,”他费了很大的气力说。

珠莉耸耸肩,用英语说:“Okay!”

“反正,阿真出来以来,也可以到广州找我们的,”他说。

珠莉望着他,好像他欺骗她。“不要骗我,”她指着自己的脑袋。“他不会到广州去找我们的。”

她是原始的悲观者,恶运的声音,坏消息的撒播者。这样比较安全,将来她不致受创伤。

※ ※ ※

阿华收拾行李,珠莉不肯动手。他们明天一清早就到火车站去等火车。今晚阿华在姑妈房里陪了她许久,等她睡了,才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躺下,但是她并没有闭上眼。她觉得清醒得很。“世界多么可憎呀!”她想。“多么不如人意!为什么我们不等阿真哥回来才走呢?我不要世界这个样子。为什么大家不能快快乐乐的呢?”以前,无论在什么情形之下,她的内心中总有一个细小的声音,秘密地对她说:“没有关系的。我是阿华,我不喜欢的事情绝对不会碰到我身上的,因为我是金韵华。”现在这个声音不响了。她不能只因为她是金韵华,独一无二的金韵华,而使阿心复生,也不能使阿真逃出北平,使牛儿回来。奇迹是不会发生的,阿心已死,阿真已离去,牛儿已被抢走。有什么可以代替他们呢?

世界在她面前展露真面目,生离死别是不可避免的,而她也不能例外。她知道她自己是不会在年轻时死的,她的生命大部分还在前面,但是一切和她想像的不同。她想到不久她又可以和伟林在一起,而姑丈姑妈,也许要面临个大悲剧──阿真的死,那好像很不公道。

终于,她不知不觉的瞌睡了。

过了一会儿,她突然的惊醒。听见楼下有敲门的声音。她谛听着。是小偷?还是狗?敲的声音清晰可闻。

忽地,她跳了起来飞奔下楼。她跑到花园里把大门的门闩拔起,把门打开。

是他。像一个鬼魂一样,看起来和以前完全不同,但那毕竟是他,阿真哥,正站在面前。她看清了那是他──虽然也许那只是他的鬼魂──,不久以前的悲哀完全消逝了。一切的希望复生,一切的欢乐苏醒。她张开双臂抱着他,用力拥紧了他。

“喔,阿真哥,你回来了,你回来了!我们以为你不回来了,我们不等你,明早就去广州了。”

他把她抱在怀里,抚摸着她的头发。“我以为你一定去了香港。”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