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北平被包围是个笑话,很快就会解除,阿真起初这样想。在廿世纪的战争中,两百万居民和七万军队怎会被围呢?

“等我走出去以后,”他想。“我要记住这是一个大笑话。”

这个笑话很快的变成真实的了。第三天,最后的飞机飞出了城外,北平和外间的交通便完全停顿。邮局关门,报纸停刊,电话线不通,北平和外界被那又高又厚的就墙隔绝。城墙外,是成千成万的共产党的军队;炮兵、骑兵和机械部队在等候着。他们可以很容易地取得这座坟,但他们没有那样做,这只是迟早的问题。

粮食、燃料和水电的缺乏马上便发生了,除了大量的雪以外,什么也没有进入这个城市中。偶然,共军发了几炮,那只是用以提醒城里的人他们还在城外。城里的军队也不时象征性地还他几炮。对里面的人而言,已没有被援救的可能了,最靠近的政府军也在一千五百里外的长江流域,而且,还在撤退中。城就这样被围下去。

阿真,像其余被困在城中的人一样,希望在共产党和李宗仁之间能够有和平的安排,使北平得到解放。

围不能解,外面的世界完全失去了他们的消息。对城里的人而言,只有一个观念对他们是有意义的,那就是他们绝不能在这里窒息下去。

阿真想到了过去的他。幻想、迷惑、客观,这些字眼忽然都失去了意义。只有一个意念还存在,而且在生长着,那就是他一定要活下去。因为他爱他的家,他一定不能死。

我一定要设法回家,阿真想。他们现在怎样了?在这个荒芜的城里,只有一样东西可以生长,爱扎了根,生存的欲望长出了花儿。他觉得有数不尽的理由使得他必须活着回家,这些理由像春雨后的苜蓿草一样发了芽。他试着幻想假使他回不去他的父母会怎样。他想到了分别以前在花园中跟他父亲所谈的话,我使他失望吗?我一定要回去告诉他我了解他了。我必须使他快乐,不要使他失望,有一天我要他为我骄傲。他一定不能死!还有他母亲,如果他死了,她一定也活不了。还有阿华,他记得阿华说过他的父母要她住多久她就住多久。那么她一定还在上海了。霎时间,要逃出去的欲望燃烧着他,他恨不得插翅飞出这座城,他怎能不再见她一面呢?

新年那天,阿真算一算他们已被围了二十天。外面还有一个世界吗?外面的人在做什么?他们是不是忘记了有两百万人被困在这座古城里面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