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清晨三点钟。花园浴在乳白色的月光中,白杨树的叶子在风中颤抖着,像一条条的银色蚯蚓。

“阿真哥,”阿华叫着。“你是醒着的吗?你过来一下好不好?”

“你在做什么?大家都上床了,”他说。

“你爸怎样?”

“高血压,服了药睡着了。”山谷掴了开明耳光之后,回家昏倒了。阿真请医生来诊病,说他过度受刺激,以至昏厥。

“我在整理一些东西,”她说。他走进来的时候她没有抬起头。一口打开的箱子摆在她卧室的中央。“他们要一件衣服。”她抬起头睁大著眼睛。“阿真哥,她还要穿鞋子吗?”

他握起她的手,低声地说。“你不要一直这样下去。你知道现在几点钟了吗?你整天都没有休息。”

“我不敢闭上眼睛,”她说。他坐在床上,用困惑的眼光望着她。

“把东西收起来吧!我帮你忙。这些东西都要放回箱子里吗?”

“是的。”

“等天亮了我把其余的拿过去。”

“好。”

“你现在去睡好吗?”

忽然,珠莉从房间里发出了尖叫声。他们冲进去,发现她坐在床上向着空中乱挥手。“大哥,对不起!我早就应该看清楚一点的!”

阿华飞奔到她的身边。她用双臂环抱着珠莉,紧紧地拥着她。“没有事!没有事!姑妈,我在这里。睡吧!没有事!”

珠莉抓住阿华的手臂,指甲几乎刺进了她的皮肤。“阿华!我对不起你的姊姊!对不起!我并不知道那个人……。”

“噢!不,不,不,”阿华低声的说。她擦干她姑妈的脸,替她把散乱的头发拨好。“不要怪你自己了。”

“你会原谅我吗?”珠莉说。这个时候她除了阿心的妹妹外,谁也不认得。她紧紧地盯着她。

“大哥,你会原谅我吗?”珠莉说,直望着阿华。

“没有什么需要原谅的,”阿华温柔地说。“没有什么需要原谅的。你躺下来吧!姑妈,再睡觉。”

她把床单铺平,把枕头弄好。

“阿华,不要走开,”珠莉躺下来说。“不要走开,和我在一起睡,阿华。”

“我不走开。我就在这里陪你。”

珠莉终于安静下来了,阿华整夜坐在姑妈的床边,握着她的手。她觉得很宁静,也不感到疲倦。

“阿心死了,”她想,她慢慢地重复地向自己说了几次。她没有觉得痛苦也没有烦恼,只是可怕的空虚。珠莉时时从睡眠中转动着,她叫她放心,叫她再睡。

※ ※ ※

阿华在珠莉的身边陪了一天一夜,珠莉仿佛一下叫她“大哥”,一下知道她是阿华,因为阿华是金家的人,所以从她能得到一种山谷和阿真不能给她的安慰。阿华感到非常的宁静。她的姑妈睡着了,她就和她的姑丈和阿真讨论阿心的葬礼,脸上有一种严肃的表情而毫无情感的痕迹。她想:“这不是真正的我,我并没有真正的在谈论阿心的葬礼。”

阿心在两天后就下葬了。上海的混乱情形以及珠莉的健康使得这个家庭匆促而简单地举行葬礼。阿真写信把一切的安排通知了开明,因为生怕假如不通知他,开明会找麻烦,可是开明并没有露面。

他们发了一通电报到厦门的金家去,简单地告诉他们阿心是在生产后去世。

这期间,陈毅统率的人民解放军进攻济南,守军吴化文师二万余人不战而降。林彪统率的东北人民解放军五十余万人,约于陈毅进攻济南时,进向辽西,谋切断关内关外的交通。

徐太太在葬礼过了以后来探望王山谷夫妇。她佩服阿华的安详镇定的态度。

“阿华,”徐太太说。“我们马上就要到香港去了。你的公公写信回来叫全家立刻一起搬去,你一定要跟我们一起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