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珠莉和阿华走了以后,阿心躺在床上想了好久,然后终于打瞌睡睡着了。她再度醒来时,不知道是几点钟,她感到肚子很痛,头脑是昏沉沉的,仿佛觉得自己已躺在床上很多天了,但是已记不清究竟有多少天。有时她醒着却以为是在做梦,有时她在做梦,却觉得自己醒来在喂孩子。婴儿的哭声从未停过。

一天早晨,她醒来看见太阳光射进了房间里。婴儿的脸上长满了痱子,上下眼皮黏着,张着嘴呼吸。阿心把包裹着他的毛巾解开,发现她全身也都长满了斑点,不禁大吃一惊。

她闭着眼睛使自己稳定些了过了一会,用尽全身气力爬起身来。房间在她脚下旋转,她靠在床边稳定一下,然后一冲冲到了电炉的前面。开明已把水壶预先装好了水,她只须把电炉的插头插上。在等水沸的时候,她从衣橱的镜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又吃了一惊,眼皮和嘴唇都是浮肿的,头发像一堆乱草。房间在旋转不停地旋转,她咬着嘴唇拚命撑持着使双膝不至跪下去。最后,她听见水响了,就把水倒在脸盆里,捧着脸盆一步一步地挨着走回床边,跌在床上,抱起婴儿,把他轻轻放到水里。

婴儿突然尖声的哭叫起来,手脚乱动着。水太烫了。阿心很快把他抱起,感到又恐惧又昏眩,她和那哭叫着的婴儿一起倒在床上,一起哭着,久久不能停止。婴儿的皮肤被热水烫得像红萝卜似的。

过了很久阿心才发觉开明已来到门口。他站在那里看着,等她转过头来时,他说:“你们两个真叫我发狂的了。能不能停止哭啼呢?整天整夜的哭,使得我几乎没有办法睡一下。”

一种白热的怒火通过阿心的全身。她的眼泪突然完干涸了。“你以为我就有得睡吗?”她反问道。

他站着看了她一会儿,就一脸不高兴的走了。

忽地,阿心觉得强壮起来,她也不知那里来的气力,脑筋也清楚起来。她飘浮着走到衣橱前面,找出一件衣服和一双鞋穿了,她觉得自己似乎可以飞起来。她用毯子包着那个还在哭的婴儿,又走到门口去倾听着。那三个男人出去了。她抱起婴儿,走向楼梯,两条腿仿佛不是属于她的,每一举步,身体内就好像有东西在拖曳在扯裂。等地走到楼下,身体已经没有感觉了。

她仿佛飘浮到了客厅,又飘浮到了门外。外面天气是晴朗的。弄堂口有成列的人力车。她用尽了最后的气力爬上一部,倒在座位上,说出了爸妈的地址之后,就晕了过去,全身冒着冷汗。

人力车每次偶然的一颠,她醒过来一下,牙齿打颤着。她抱紧着儿子,又晕了过去。很多次她感到自己从座位上滑下去,就又把自己拖起来,睁开眼睛一会儿,发觉还要很久才能到家,又再失去知觉。

然后,似乎所有的哀悲都消失了。太阳暖暖地照在她的脸上,有微风在吹拂,她梦到她从美国回来,带着婴儿去探访家人,告诉他们她旅行的经过。

※ ※ ※

再睁开眼睛时,梦想已成真实。珠莉、阿华、阿真和山谷都站在屋子前面。“爸,巧克力糖呢?”

“先把婴儿抱起来,”珠莉说。“然后轻轻抬起她。”

“妈,我回来了!”她说。“我有很多话要告诉你,阿华,我们的船经过夏威夷的时候,开明买了一个花圈给我,那是当地的风俗。”

阿心再醒来时,是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太阳光从长窗外照进来,处处看起来都是又新鲜又清洁。

“爸,”她说。“糖呢?我要吃糖。”

“心肝,不要讲话,医生就要来了,”山谷说。

“爸!孩子病了,”她说。“阿华你记得,你说那件印花的衣服颜色不调和,我不该穿的吗?可是你知道,乘船最后一晚,大家都要打扮起来,我也穿起来了。你知道开明看见了说什么吗?”她正要笑,忽然有些东西从她身体里暗暗流出。她的心跳得很快,她又昏厥过去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