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阿心从飞机上重新看见在阳光下闪耀的上海时,她不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们离开这里的时候是新郎新娘,有一家人送行,现在他们像贼一般的溜回来了。

机场上有两个人来迎接他们,那是开明的朋友,他们衣衫槛喽,头发蓬松,像流氓一样,大胆而好奇地看着她,使她很厌恶。开明看见了他们,三个人都高兴得发狂,大笑大叫起来。她站在一边,极力装出笑容来。

她离开家庭到外国去时一点也不介意,但是现在她回到这城市而不让他们知道,好像需要更大的勇气了。他们今后要作什么打算呢?开明曾重复的说:“你信任我好了,不要担忧。”她应该听他的话。他已找到一个地方给他们住,是跟他这两个朋友在一起的,而这两个人她又从来没有听说过。

她渴望能够休息一下,洗一个澡,有一张清洁的床睡觉。她觉得头晕、双腿发软、在这次长途飞行中,她没有睡,也吃得不好口

出租汽车驶到了旧日本租界。街道挤着破旧的房屋和小店铺。最后,车子停在一条两旁排列着狭窄的砖房子的弄堂里,有孩子们在门口玩耍,女人在洗衣服,屋顶下纵横的陈满了衣裳。

阿心跟着开明的朋友走进一间屋子,里面是一间狭长的房间,摆着几件客厅的家具,处处都是乱七八糟的,沙发下面放着男人的鞋子,到处是一叠叠的报纸随地堆放。那张吃饭桌也堆满了杂志,空瓶和香烟盒子,还有几只盛过饭的空碗。她觉得假如这里能收拾好的话,应该是一间还可以住的屋子。后面一定是厨房了。

,那三个男人把他们的小箱子放下了──大箱子寄船运来──就坐下来谈话。开明和他的朋友似乎很快乐,脸上忧愁的表情已经不见了。她对自己说一定要相信开明。

过了一会,她走到后面去摸索着上楼。楼梯头有一扇门,打开了看见是一间小亭子间,床上堆满男人的衣服。二楼有两间房间和一间浴室。其中一间又是堆满着男人的衣物,另外一间似乎是为他们夫妇准备的。有一张床,一个衣橱和一个五斗柜。

她坐在床上叹了一口气。但是,头一靠到枕上时,立刻就闻到一股臭味。她掀起那条褪了色的旧床单,看见下面是一张肮脏的耨子发出霉腐难闻的气味。她坐了起来,呆呆地望着那房间,看见有一只蟑螂从衣橱的缝中爬出来,一霎时,一团愤怒在她胸中形成。开明怎么可以把我带到这种地方来,而他却在楼下和他的朋友那么开心地谈笑,好像毫无忧虑似的?她只望了浴室一眼,就已看见,那脸盆是黑色的。地上布满报纸,而且散发着一股小便的臭味。她站起来打开那衣橱和五斗橱的抽屉,处处都有霉味。我们只能暂时住在这里,开明一定要想办法,她想。

她站在那里想着,三个男人上楼来了。

“你看来很疲倦,你身体还好吗?”开明说,他的脸仍然挂着笑容。

“我没有事,”她说,因为那两个陌生人正站在开明身后听着。“我休息一下就会好一点。”

“你嫌这间屋子没有你部长爹爹的屋子那么好吧?”其中一个年轻人微微笑着说。“你大概嫌这里不够舒服吧?”

她抬起头,眼睛干涩而发热。“你说得对,”她坦然地说,“这里是没有我家里舒服!”她不喜欢那年轻人看她的眼神。

“那么你躺一会,”开明说。“要吃点东西吗?饿不饿?”

她摇摇头。

“那么你休息一下,”他说。“我们出去吃中饭。”

“好吧!”她说,于是三个人就像操兵一样的走下楼去。“只是现在请你先把我的手提箱拿上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