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在从南京返回上海的路上,王山谷回忆着外交部长脸上的笑容。

“你付款以后没有拿收据吗?”他很有礼貌带着同情地问。

“当然有收据。”

“但是,款子是付给谁的呢?”

“给南昌那个律师。”

“你认识他吗?”

“不认识。”山谷知道这个问题含有一点讽刺的味道,但是他并不介意。“我打了电报给那个律师,他拿着孟开明的委托书到上海来给我看了。离婚手续办完之后,他寄了一分证明书给我。现在我托朋友找到了那个律师,八千美元,律师拿了一千,孟开明的前妻拿了一百。其余的钱都给孟开明拿去了。请人在南昌的小报登了花边新闻,提出要求一万美元离婚费的,都是孟开明。南昌的那位律师怕会出事,将所有的信件保留着。这些文件都在这里。这是个勒索局。”

外交部长温和地说,“这件事我们当然照你的意思进行,即使我们部里自己发觉了有这种事,也会把他叫回来责问的。”

“我相信照这个人的品行看来,他不配再在外交部担任工作,”山谷气愤地说。

“我完全同意,如果研究之后证实他是有意勒索你的钱的话,”他的朋友很平淡地回答,“我立刻会发一通电报到纽约去,叫他回来报告。”

孟开明和他一对一的智斗,是不会赢的,山谷想。好的,就算他赢了头几个回合,最后,他是要失败的。山谷知道自己必须保持头脑冷静,才能战胜这个敌人。

※ ※ ※

他的车子一开到门前全家人都跑出来迎接他。从他们的脸上,他知道他们在等他的消息口,他想,人越来越老,对人世阅历越深,对自己的信心越强,不容易被事物难倒。山谷感到对家人负有全部的责任,他希望他们能够了解他,赞同他在南京采取的步骤。

是的,人在社会里奋斗,就像禽兽在森林里求生存一样,一个人如果不懂得保卫自己,就会被吃掉。但是,难道他真是个不切实际的理想主义者吗?他把他的子女教育得太软弱了吗?难道这社会不再讲究道德吗?不会的!阿真站在那里,似乎很冷静,以局外人的眼光看着他,他不明白为什么。

他简单地说,“已经办妥了。外交部发了电报,叫他回南京报告。”

“什么?”珠莉叫着。这个既成的事实吓了她一眺,虽然他们在事前已经在各方面都研究过了。

外交部真的要把孟开明召回部里受审吗?阿华睁着很大的眼睛迷惑地望他。

山谷用了很大的自制力,没有再说一句话就走进屋里。在客厅中,他转身面对着他们。

“我们把那个人的事业毁了,将来怎么办?”珠莉闷。

“果然如此,也是他咎由自取,”山谷用冷酷的语气回答。“要是他没有罪,就不会受惩罚。”

“阿心怎么办呢?”珠莉说。

山谷所有抑压着的感情都一起宣泄出来了。“你相信跟他在一起还会有好处吗?她不是已告诉阿真她的日子不好过?难道她还会想和他在一起吗?”

“对开明的正式控告是什么?”他问道。

“勒索金钱,”山谷说,冷冷地看着他的儿子,好像阿真的声音问得有点太没有同情味了。

“人的生命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的,”山谷突然说道,“无论我们做什么,都是自己的性格的表现,都应当负责任。”

“事情不这么简单,”珠莉说,她坐下来了。“清官难断家务事。一对夫妇,阿心又怀了孕。这么一来,可能我们害了她。”

“你以为我没有考虑过吗?”山谷愤怒地说。他不是对她生气,只是因为他所做的这件事是违反他的天性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