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在起程的晚上,伟林、阿华和山谷夫妇一起吃晚饭。珠莉还邀请了徐宝丰夫妇,但是他婉拒了,说他在最后一天有很多事情要做。

阿华在吃饭时很沉默。她穿着一件旧上衣和西装长裤,没有梳理头发,也没有搽粉,也不隐藏她的痛苦。他们都告诉她不应该把这件事看成灾难似的,伟林是跟他的父亲出门学做生意,这是好事,她应该了解。

“但是我不了解!”她说。

“你这样会使伟林不安心的,”珠莉严肃地说。“假如你在公公面前这样,怪不得他不带你一道去。”

饭后还有一小时的时间就要去飞机场,伟林向阿华提议出去走走。珠莉看到伟林对阿华这样温柔,非常感动,她认为他是他们两个中比较成熟的一个。他跟他父亲出国就是他懂得负责任的表现。

他们挽着手臂走着。影子在黄色的街灯光下一忽儿变长,一忽儿变短。

“看来我们像孪生连体人,”伟林说。“几乎分不出那一个是你,那一个是我。”

“我分得出。你是要出走的那个,而我是给你撇下来的。”

“你在我回来之前千万不可以再长高,”伟林说。“那么我要比你矮了。”

“要是我长了,我会写信给你,你也再长一些,和我一样高。”

他们停在一盏街灯下面,伟林用手臂环绕着她的腰把她搂在怀里。他穿着一套新西服,打着棕色的领带,看来很英俊,还发散淡淡的薄荷香味。

“阿华,你不要在学校里被那些油头滑嘴的男学生看上,”他突然的说。

“啊!你怎忍心说这种话?”

“社会里充满一些伶牙俐齿,专讨女人喜欢的男子,他们不像我,你一定不要让他们改变了你对我的感性。我不在的时候你一定要坚强,不要让他们骗了你,你知道我指的是那一派的人,那些一自命为风流个倜傥的大少爷们。”

“他们怎能改变我对你的感性呢?”她说。“我问过你,你在外国会不会让别的女孩子占有你的心吗?假如你怀疑我,你是在侮肆你自己。你看,我们还没分离已经这种话说出来了。”她从他的口袋中拿出一条手帕擤鼻子。

“你们会不会到奥国去呢?”

“不晓得。”

“分出点,时候去参观莫札特的古屋吧。要是我可以跟你去就好了。”

“也许等爸爸的气平了,我请他让你到欧洲来会我,他会允许的。你等我的消息好了。假使我表现得好,也许他会肯的。”

“呀!你一定要答应我不让你父亲把你改造成另外一个人!”

“我答应你,我不会变的。”

在去机场的路上,阿华一直握着伟林的手。他们到达后,珠莉看见来送行的人个个都穿得整整齐齐的,她没有叫阿华换衣服,感到很不好意思。

“阿华,你的头发,”珠莉在她后面轻轻的说,但是阿华没有理她。除了伟林她是谁也不看一眼。

来送行的人都看见她在痉挛,“……伟林,伟林,你一定不要变。你一定要像原来的样子回来。你一定要穿着同样的衣服、打同样的领带回来。”大家听了都在笑,珠莉感到很窘。

最后分别的时间到了,阿华一脸慌乱,不能分舍。徐宝丰站在闸门不耐烦地等候他的儿子,严厉地望着她。

在回家的路上,阿华坐在姑母和姑丈之间,一句话也不说。

“将来,你回想起来会觉得好笑,阿华,”山谷温柔地说。“你应该为伟林在家庭方面和事业上有一个地位而自豪。这表示人家尊重他。”

他们送她到徐府门前时,阿华没有跟他们辞别就走进去了。

“这幼稚的孩子使我心里很难过,”山谷说。“不过两小口子分别一下,可能对她有好处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