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徐宝丰自澳洲搭乘飞机回国,在离开雪梨前两天收到吴安顺的电报说,由于国军在北方再遭失败,上海的股票猛泻。他回电给安顺,叫他把徐家所有的股票卖掉。他心里在想,不如趁早全部脱手,以免再受更大的损失。

安顺到机场迎接他。两人会面时,安顺简单的说了一句:“我已经照了你的意思办了。”

“好,”徐宝丰也简短地回答,在司机驾驶汽车载他们回家时,他们没有再提及这件事。汽车一停在徐公馆门口,两人便大步地跨进书房,安顺把房门关上了。徐家的人一个还没看见他们呢。

“我照着你的意思办了,”安顺重复的说了一次,随即把一张抄得清清楚楚的卖出的股票目录和价钱清单,递了给徐宝丰。徐坐在书桌面前看了几分钟,抬起头来眼含笑意地说:“差不多,和我意料的价钱差不多。”

“这件事在交易所引起了一个小风浪,”安顺道。

“我想现在受些损失,一刀两断,总比吊在那里好,”徐回答。“战事这样发展下去,我相信这样做是没有错的。”

“你在澳洲有结果没有?”安顺关心地问道。

徐宝丰一笑。他说他已向澳洲的银行贷到了款,如今一切都要看香港的计画了。“现在我的确相信迁移到香港去是对的,”他说,“目前第一件事就是把鸡尾茶的货样带出国,让他们鉴定品质,在伦敦和阿姆斯特丹的茶叶目录里介绍一下。拿今年的茶叶收成来说,茶叶已经采了,也烘干、压过、发过了酵。我们的鸡尾茶样要是在伦敦经过检定通过,那么只要做一番混合与包装的工作,就可以出口了。明年不管谁统治中国,茶叶总还是要采、要卖的。”

“你想什么时候走呢?”

“尽可能的快,”徐回答。“我走以后,你要开始逐步搬到香港去。我认为我们不用急,但是也不要耽搁。”他无法控制声音中兴奋的抖颤,在过去的四十八小时中,他采取的行动使他的眼睛中发出熠熠的光芒。

他正要继续讲下去,忽然听见楼上有歌声飘进书房里来:

(男)我听得人家说呀:(说什么?)桃花江是美人窝,桃花千万朵呀,比不上美人多,(不错呀),果然不错,我每天都到那桃花林里头坐,来来往往的我都看见过(全都好看吗?)好!那身材瘦一点儿的偏偏瘦得那么好,(怎样好?)

全是伶伶俐俐小小巧巧婷婷袅袅;多美多娇!(那些肥点的呢?)那肥一点儿的,肥得多么称多么匀,多么俊俏多么润。

(女)哈!你爱上了瘦的娇,你爱丢了肥的俏,你爱了肥的俏丢了瘦的娇,你到底怎样选,到底怎样挑?

徐宝丰瞪视着他的妻舅,“那个混帐在唱歌?”

“恐怕是伟林和阿华。”安顺低头望着自己的鞋尖。

“噢?”徐宝丰不能够继续对妻舅谈中太茶叶公司的计画。

(男)我也不爱瘦,我也不爱肥,我要爱一位像你这么美,嗳唷(女)不瘦也不肥,百年成匹配。(女)好!桃花江是美人窝,你不爱旁人就只爱我了?(男)好!桃花江是美人窝,因为你比那旁人美得多。(合)好!桃花江是美人窝寓,桃花千万朵呀,比不上美人多!

徐宝丰看了看手表知道是午饭的时间,就和安顺走向饭厅。

他的家人都已聚在那里,一看见他都站了起来。今天甚至他妻子也下楼来了。徐看着他们,勉强抑制自己心中复杂的感想。开了饭,徐宝丰就把他的旅行以及在香港和澳洲的情形告诉他们。这也是不寻常的,他一向极少和他的家人谈生意。

当他讲完了,望着周围等候他们的反应。最后,他把眼光落在他的儿子身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