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徐宝丰在婚礼后的第二天就动身到澳洲去。吴安顺也去了杭州。

溽暑现在正在大半个中国大陆施戚,骄阳烧烤着大地,漂白了天空;在上海,只有在太阳像一个紫色的球,沉到海里时才有一丝凉意。

,伟林把自己关在他父亲的书房里,开着电风扇,穿着短裤赤着脚,尽力的集中精神读书。他每一个毛孔都感到凉快。他打开门出来吃中饭的时候,暑气就像锅炉中喷出来的热风一样袭击着他。

一吃过午饭,他便赶到中央路的上海众业公所,在那里买卖的主要是外商公司股票。里面挤满了人,人人望着一块时时刻刻跳动着红色阿拉伯数字的拍板台,随着数字的变化高声呼叫。伟林聚精会神地设法记住那一百多种股票的名称。这一百多种股票中比较热门的有三、四十种,包括金融股票、保险股票、地产股票、船坞码头运输股票、公用事业股票、纱厂股票等等。他父亲说,要特别注意几家幕后活跃的经理股票的洋行,他们不仅深知市场底蕴,还熟悉各公司的实际营业状况,并且这些公司大都是他们直接管理的子公司。此外尚有一壮规模小的公司,很容易为他们所操纵垄断,所以他们要操纵市场,抬拉揿压,可以异常灵活。价目都用美金计算,池里的人,有的是把手掌伸出缩回做记号,更有人扔小纸团来来往往,还有许多人跑来跑去,有的跑到池子外打电话,再跑回来,也有人在池子外边咬着耳朵密谈,有的压低了嗓子争论,每次那红色电光跳动一下,就令人紧张一下。

伟林在池子里站了几个小时,回家之后他仰卧在床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阿华看着他说:“你想你父亲会准我们到杭州去吗?你在那里读书比在这里好,起码湖上有点凉风。”

“我想还是不要去的好,”伟林说。

“我看你这副可怜相真难过,”他的新娘俯在他身上说。“我们可以住花园旅馆,春天时我们在那里多快乐啊!现在去,只有我们两个,一定更好玩!”

“我想还是不要吧!”伟林烦恼地说,一面抚弄着她的头发。他床边放着一叠文件,是股市的几家幕后活跃的洋行的报告。他父亲要他研究这些资料。

“到杭州去避避暑是过分的要求吗?”阿华恳求着说,她坐起身。“等你每天温习功课完毕以后,我们还可以好好的玩玩。我的婚姻生活一开始就这样,不像渡蜜月呢。”

伟林说:“我们去问妈吧!”

他们马上跑到二楼。徐太太的房间里的百叶窗都拉了下来,她正在休息。阿华对她提出他们的要求。

“我想这也没有什么关系,”徐太太说。她看见阿华的脸就无法拒绝。“假如伟林好好用功通过秋天的考试,我想你爸爸不会介意;可是他不用功的话,那么他发现你们去过杭州,是会大大生气的。”

“啊!我一定负责叫伟林用功。我们把书都带去!”

“那么,好吧!”徐太太微笑的说。“舅舅在那里,我叫他照顾你们。”

徐太太还没有说完,阿华就拉着伟林跑上三楼,把衣服扔到手提箱里,一面不能自制的大笑。然后,她又尽快的把他拉下楼去。不,他们不需要吃晚饭,他们可以在火车上吃。不,请不要打电话叫舅舅来接车,他们会找一间旅馆住,不要住在别墅。

他们像做贼一般逃出了上海;上了火车以后,阿华就发出一声胜利的尖喊。她叫了两客炒饭,又买了一包包的牛肉乾和各种水果和糖果,他们一面吃,一面偷偷的交换着愉快的眼色。吃完晚饭,阿华更是精神勃勃,不断的向伟林保证他们这样做并没有错,但他仍然一脸忧虑,只是望着他的妻子,一言不发。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