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于是,阿姨第二次到上海来代表金家参加婚礼。但是这一次,阿华坚持她不但要带老九来,连他的三个姐姐也要一道来。这次徐伟林和金韵华结婚,徐府是准备尽可能的铺张一番的。

厦门金家的人听说阿华要嫁徐宝丰的独生子,都大吃一惊,不敢相信。阿姨带着孩子到达以后,看见各种筹备的规模,不断咋舌。不过她发现山谷和珠莉有点疲倦的样子,而珠莉对阿心的事却是不能自已地讲个不停。

阿姨倾听着,同情地用一只手按着珠莉的肩膀。“我倒不感到奇怪,”她说。“假如到了你这个年纪还以为世界上有这样的事是奇怪的,那是因为你到目前为止生活一直都是很顺利的缘故。”

阿姨说话发音模糊不清,因为她的假牙装得不好,给了她很多麻烦。“不要把这件事太放在心上,”她又说。可是她看得出珠莉的心是受了很深的创伤,特别是正在筹备的阿华的婚礼,比她姊姊的隆重得多,且又喜气洋溢,充满期望。

阿华轻松地通过了她第一学年的期考,全心全意的准备她的婚事。早上她是全家最先起身的一个,而晚上最迟入睡的也是她。她忙得很,替阿姨的女儿们剪头发,想尽方法要使她们的脸“不那么像马脸”。大家笑她,说她还像个孩子。珠莉和阿姨因为她将要嫁给富豪之家而对她另眼看待。阿华一直说她舍不得离开姑母和姑丈,虽然她将要嫁过去的徐家,距离她家只不过十五分钟的路程。珠莉也感到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不过,想到她自己的儿子阿真在秋天就要回来,她感到莫大的安慰。

现在,上海的天气已经非常闷热,天空像一只巨大无比的蓝色瓷碗倒扣在市上,把湿气和热度紧紧盖在里面。

徐府方面,婚礼的一切准备工作由吴安顺负责办理。徐太太则躺在床上挑选绸锻庄送来的一匹一匹的衣料,以及珠宝店送来的首饰。徐宝丰忙着准备出国的事,没有办法再帮吴安顺的忙。

吴安顺有条不紊的办理着喜事,徐宝丰吩咐,要办一个与这三代都是富商的家庭地位相称的婚礼。

举行婚礼那天早上,大卡车运来宴客用的出租桌椅和一箱箱的可口可乐、橘子水、啤酒、香槟、威士忌、白兰地和绍兴酒。吴安顺雇了三个园丁整理花园和草坪,另外雇了二十个短工,两家饭馆派来伙计还不包括在内。向着静安寺路的大门上用鲜花和红锻子装饰了一个很大的拱门,当中贴用金纸剪成的庞大“徐金联婚”四字。乒乓球室改成了供应点心的地方,备有各种糕饼,包子、饺子、炒面、西点、冰淇淋等,伟林平常在那里听唱片的那个小客厅则改成了酒吧。婚礼行过后,草坪上将张起帐篷,五十桌酒席就摆在这里。

婚礼在大客厅举行,神坛用玫瑰和康乃馨装饰着,下面摆了一排一排的椅子。

王山谷对这次婚礼也很重视,似乎在动乱之际,徐府对传统的深切信仰使他得到了安慰。他佩服徐宝丰的为人和苦干精神,同时也羡慕那些生活中好像永远只有现在的人。阿华走进这个有秩序的家庭是最适合不过的了。现在,他对阿华十八岁就结婚已不再觉得太早。早一点结婚也是一分福气,他想。

从正午开始,大门就敞开,欢迎宾客,有不少的过路人聚在行人道上等着看新娘。当她的车子驶进大门时,阿华看见很多人都站在园子里望着她。她已几乎不认得这个地方了,那么多的车子停在车道的两旁,女宾全穿着丝绸的衣服,打扮得花枝招展。

“他们都在等我吗?”她想。“这一切全是为了我吗?”她拉了拉她那打褶的尼龙新娘礼服,因为她的背部发痒。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