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和他结婚时,我还是个大孩子,什么都不懂,”开明说,他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在黑暗中,他们躺在床上,在纽约市曼哈顿区西边一百二十三街的一间小公寓里。只有两个小房间和一个小厨房。这就是阿心的天地;只要开明快乐,她就满足了。只要他爱她,别的都可有可无。“我已经有十多年没看见她了,”他解释。“她是邻居的女儿,长得像老鸦一般丑。但是,有时人会做出不聪明的事的,像你嫁给我可能就是错的。”开明望着她,冷漠而带着嘲弄意味,等着说下去。

“开明,我遇见你了,就不再知道对是什么,错是什么了,”她轻轻地说。

“你后悔嫁了我吧?”他声音冷冷的。

“我要怎样说才能使你明白呢?开明,我生命中只有你了。你记得我说过的话,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不会生气的,”怀着恐惧的情绪,阿心把身子伏在他身上,用双臂紧抱着他宽阔的肩膀。

他沉默了一段很长的时间,抚摩着那双柔嫩的臂膀,感到她的心在他的胸膛上狂跳。然后,他用同样冷淡的声调说,“我对她是没有感情的。打仗的时候,南昌一带的战事激烈,我以为她死了。”

“你不必骗我,”阿心坚定地回答。“你不必讲这些骗我的话。”

开明很奇怪她的声音竟这么镇定。他苦笑着说:“好吧!随你说!但是我对她,一直好像是把她当成死人一样。远在战争发生以前,我就找机会溜了,离她越远越好。”

“那么等你对我的感情冷下来,是不是也会找个机会溜掉?”为什么我要这样刑罚自己呢?她想。开明吃了一惊,真没想到小心肝竟是这样硬朗。“为了你,我把前途和名誉都孤注一掷,你怎么可以拿这开玩笑?”他说。

“那么我不也已经把生命交给你吗?”她平静地问他。

她猛烈地吻他,似乎以这种鲁莽的方式爱他,可以使她也分担起一份罪恶的责任。

开明慢慢地抚着她的头发,安静下来。

“你按给我可能是走了恶运哩!阿心,”他说。“你应该嫁一个有钱人的儿子。”

她整个人在他的臂弯中僵住了。“你说什么,开明?我已经怀着你的孩子了,你还在乱说什么?你一定要赶快把这件可耻的事解决!”

他在床上坐起身,从床侧桌子上摸到一根香烟。

阿心觉得如果她能把目前这一段时间对付过去,以后她什么都不怕了。“你不能讨厌我,开明,”她说。

他很快地抬起眼睛;在他划火柴的那一刹间,她看清他没有掩饰的脸。

“噢,我怎么会讨厌你!”她听见他说。“没想到,我会这么幸福,由你生的孩子,一定出人头地。”

她紧紧地抱着他,想用她的身体把他往昔的不幸和忧伤吸取了过来。突然间,她觉得自己是他们两个之中较强的一个。当她感到他在她里面时,她想:“现在我什么都不怕了,只要开明和我在一起。”

“出人头地?”过了一会她说。“那有什么好处?我只希望生个正正常常的孩子。要他过正正常常的日子。不要出人头地。”

“那么你从来不曾给人蔑视过!在山里,我们很穷。一个穷人,就和麻疯病人一样为社会摒弃,看见并不比你高明的人在社会上呼风唤雨,要什么就有什么,而你只能站在底下看,你知道那是什么滋味吗?穷人就像生下来没有手脚一样,一个有钱人即使是个跛子,他还会受到这个世界的称颂和欢迎,甚至获得真正的爱情。”

“受到称颂和欢迎,那是可能的,但是我认为一个人不会只因另外一个人有钱而爱他。”

开明又冷笑起来。“如果你对这个还不明白,你就还没有认识这个世界。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真理,那就是钱。”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