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你要不要看我的新牙齿?”阿姨低声说,仔细地把茶楼打量了一番又问:“我们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西点、中点,这里都有。”阿华说。“你应该整天戴着才好。”

阿姨从皮包中取出假牙,弯下腰把它装上,然后坐直身,小心的咧嘴一笑。

“我一戴上就想吐。”

“你要整天戴着才能习惯。”

“看起来怎样?”

“不像真的。”

“为什么不像?”

“太白了。你应该告诉牙医配深象牙色的,才像你自己的牙齿。”

“噢!阿华,你还是那个老样子说滑稽话。我以为你现在已经不得了,有十足上海小姐的派头了,”阿姨习惯地掩口吃吃的笑。阿华从不曾见过她的继母这么轻松活湛泼;她现在做了寡妇,这一方面的性格才表现出来。

今天下午,阿姨特别难看,鼻子上擦了太多的白粉,两颊冻得发青。那副假门牙使她的表情很不自然。老九坐在她的膝上,盯着她看,好像不认得她。

“婚礼过去了,我的假牙也做好了,我和老九应该回厦门去了,”阿姨说。

“阿姨,你要不要我和你一起回去?”

“和我回去?为什么?”

“我回去可以帮你照顾老九,帮你洗衣烧饭。”

“你为什么想和我回去?”

“阿姨,人生只是一出闹剧。”

“噢!阿华,我相信你是因为你姊姊出嫁走了,所以难过!”

“阿姨,我可以问你一个坦白的问题吗?”

“说吧!”

“我小时有没有吃过你的奶?”

“我来金家照顾你时,我还没有结婚,怎么会有奶水?你是吃牛奶粉长大的。”

“那么母牛就是我的妈妈。”

“不要胡说!”

“阿姨,我想去当尼姑。”

“你想当那一种尼姑?外国尼姑或者是光着脚板的道姑?”

“随便那一种都可以。”

“噢!阿华,你现在最幸运不过了,你知道吗?”

“什么?”

“阿心和阿真都在国外,你就等于是你姑母姑丈唯一的孩子了,他们两个真是好人。如果我有你的机会,我一定会好好读书。我要是能像囡仔上学多好呢!我常常后悔自己没有读过书。”

“是的,姑母和姑丈都是好人,他们有时会像孩子一样。”

“如果我读过书,也许会变成女作家或者女飞机师,谁知道呢?”

“开明说他们不了解人生,说他们没有吃过苦。”

“开明说什么?”

“说姑母和姑丈不了解人生。”

“呃!珠莉的一生是很顺利的。”

“开明说在南京大家都叫姑丈好好先生。”

“那是因为他是好心肠嘛!”

“她这样说吗?”

“你看见姐姐在船上喝咖啡时的样子吗?‘外交部真岂有此理,怎么给我们订二等舱?’好神气。”

“我一向就比较喜欢你。”

“真的吗?我从来不知道。”

“是的,你对我真好!这次你对我更是特别好,陪我去看牙医,又替我抱老九。”

“阿姨,我从来不装腔作势的。”

“你为什么不吃这些老婆饼呢?”

“我已经吃过一些了。我们可以把它包回去。”

“好啦!金韵华小姐,我得谢谢你了,今天我玩得真欢喜!”

“我喜欢看你这样好好的玩一下。阿姨,你过的日子太苦了。你现在还闹消化不良吗?”

“医生说我消化不好是因为牙齿不好,现在牙齿补好了,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阿姨,我很替你高兴。你应该快乐的。”

“生活并不简单啊!”

“要不要到国际酒店的屋顶花园去看看?我请你喝一杯。”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