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一星期之后,阿心和孟开明订婚了。

婚礼要在一星期之后举行,按照计画,新婚夫妇当天晚上便搭轮赴美。孟开明参加外交部考试及格,奉派驻纽约市副领事。开明说,婚礼最好尽量简化;珠莉想到大哥去世不到一年,就答应了,何况,时间太短促,想不简化也没有办法。

他们订婚的晚上,珠莉从外面菜馆叫了几样菜,在家中庆祝一番。自从那年轻的厨子走了之后,珠莉没有再请佣人。山谷大多数日子在南京,她和于妈两人尽可应付家务。

珠莉正在打扮准备下楼,阿心跳跳蹦蹦的闯进来。她刚刚和开明从南京路买东西回来,兴奋得双颊绯缸。这几天来,她因过于忙碌,简直没有机会和家里的人谈话。

“妈,我要告诉你一件好笑的事,”她大声地说:“今天下午,开明带我去看电影。他说要买包厢的位子。‘为什么这样阔气呀?’我说。当然,我现在开始要做节俭的主妇了。你猜那个土包子说什么?他说:‘呃?我以为楼上的位子比楼下的便宜呀!’你说好笑不好笑?真的,有的时候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对待这个土包子才好!”

山谷抬起头,微笑着说:“阿心,我认为你要嫁的是一个聪明有为的人,你不要笑他。”他正在床上看报。

“好吧!只要爸看得起他,我就心满意足了,”阿心挥着双手,愉快的说。她正要跑出去,就被珠莉叫回来了。“喂!新娘子,别跑开!我有重要的事和你商量!”

阿心带着一种无可奈何的神气走回来,在床上坐下。

“一定要有人从厦门来代表娘家,到底你是金家的人,”珠莉说,一面把头发挽成一个髻。“今晚我们就打电报回去。我想最合适是请你的继母来。”

“阿姨?”阿心跳起来,惊讶地看着珠莉说:“为什么要她来代表娘家呢?她来了不要土里土气的。妈,我从来没有把她当作继母看待。”

“别忘记你姓金不姓王。再说,我们不应该忽略厦门的人,尤其他们现在正在不得意的时候。他们会以为我看不起他们。阿姨是最合适的,何况她一直就想到上海来补牙齿。”

阿心沉思了半驹,最后叹了一口气说,“好吧!我无所谓。你知道我是最容易被人说服的,我脾气太好了。”她开始帮珠莉梳头。

“你很像我,”珠莉说。

“噢!但是有一件事我必须先向她说清楚。在婚礼之前我是没有时间陪她去玩的。”

“我会叫阿华陪,你不必担心,”珠莉说。

“我猜没有别的事了吧?”阿心又叹了一口气,一阵风似的冲出了室外。

在楼下的客厅里,所有的电灯都开着,孟开明穿着阿心送给他的一套深蓝色新西装,手里拿着一杯白兰地酒,高视阔步的审视著书架上和桌子上的花瓶。他拿起一个细细端详。“这个一定很值钱了,是那一朝代的?”

“我对骨董完全不懂,”阿华说。

他在她身旁坐下,捏了她的面颊一下。

“什么事?为什么绷着脸?我做你的姊夫你高兴吗?”

“我为姊姊高兴。”

“你们都很可爱!”开明说。“但你们对这个世界都缺乏真正的认识。”

“你这是什么意思?”

“唔!想想看。你在生活中真正受过苦吗?”

“什么意思嘛?”

“我的意思是你们有没有经过真正的痛苦,譬如说饥饿,我指的是真正的肚子饿,不是说晚饭开迟了那种肚子饿。”

“没有,我认为我们没有。”

“我小时,有一次夏天遇到旱灾,我吃的是树皮和草根。”阿华抬起头来专心的看他。

他靠在沙发上,手臂搁在她的背后。“没有尝过树皮菜根的滋味的人,无法真正了解人生。”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