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下一个星期日上午,珠莉在卧房里写信给儿子,偶然抬头望向窗外,看见孟开明正朝大门走来。

在那同时,阿心如飞也似的奔进来,战栗地叫道:“他来了!是他!他来了!”她无法提及他的名字。

珠莉严肃地望着地,看见阿心六神无主,她生气了。

“他来了又怎么样?”她沉着地说。

这时,于妈已经上楼来报告消息了。是的,孟开明来了。心存疑问的珠莉,她的第一个反应是冷淡的。山谷曾经告诉她们,上周在南京遇到他,因此珠莉认为孟开明是放过了上海的“小鱼”到“上游去找寻大鱼”了。好吧,我们来看看他来干甚么。不过,阿心这个傻孩子千万不能做出傻事。“留在楼上等我叫你再下来,”她严厉地对她说,阿心脸上的表情是那么紧张,好像害怕孟开明的攻势似的。她默默地望着珠莉,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

珠莉慢慢的下楼,她不要孟开明以为她有多么急着要接见他。地走到楼下,冷冷地说:“很久没有看到你了,孟先生。”

孟开明──哎!他还是穿着那套磨得发亮的灰西装──听见她的声音连忙转过身,急急朝她走来。

“王夫人,您肯接见我真是太赏验了!”他用她所记得的恳挚的语气说。“我希望没有打扰您,我昨天才从南京回来。”

“是吗?”珠莉紧紧地盯着他,胸中一团怒火。她觉得他比她印象中的要老一点,头上已经有白发了,这是她以前没有注意到的。他穿着一件不太干净的衬衫,鞋子还是从前那双,虽则领带已经换过了。他有多大?最少三十五六了吧,对阿心未免太老一点了!她心中又矛盾起来。

他们到客厅坐下,阳光从窗口照进来,刚巧投在他的脸上,使他的脸看来更加粗糙,脖子上的疤痕也更明显。

开明神色严肃,满怀烦恼的样子。“我本想早一点来,但又不敢打扰你们,我知道一定还有很多更重要的人需要您的时间。”

这个人看来好像心事重重,珠莉想。

开明说:“我一直内心斗争不巴,但我还是来了,这也许是由于我实在无法压制自己的缘故。”

“为什么呢?你有什么事吗?”珠莉问。

“老实说,王夫人,现在我有点害怕,”他说薯,嘴唇上露出一个神经质的微笑。

“害怕?你为什么害怕?”

孟开明皱着眉,久久望着地毯,然后抬起头,急急忙忙地问:“部长可以见我几分钟吗?”

“部长?”珠莉的心跳得很快。“有什么要紧的事吗?他在书房里忙着,但是假如你有要事,我相信他可以见你。”

“我是有一点事想跟他商量,”孟开明说,太阳穴直冒汗。

珠莉想:是他考试不及格吗?在想山谷替他向外交部长说句好话?还是经济上有问题,要来借钱?她知道丈夫爽快的脾气,很想事先警告他一下。

她走到书房,关起门来说,“山谷,那个孟开明来了。”

“喔?”山谷想了一下。他在南京一时冲动,对孟开明说的话,后来想想有点后悔。他并没有将那句话告诉珠莉,他希望孟开明也把它忘了。年轻有为的男子多得很呢。阿心何必看中孟开明?

“我不想见他,”山谷对珠莉说。

“他说有要紧的事要和你谈。肯定是考试不及格,要你替他跟外交部长说句好话。你才不要随便推荐他。我们又不认识他。”

“那么我见他一下好了。”

山谷进来时,孟开明连忙跳起身。

“部长,请您原谅我打扰了您的工作,但我再两星期就要回美国了,我不得不来。”

山谷瞥了他妻子一眼,然后坐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