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第二天早晨是星期日,王山谷起身较迟。他下楼去吃早餐时,听见珠莉在餐厅里兴奋地讲话。珠莉已经吃完早餐,但仍然坐在位子上,两姐妹分坐在她两边。阿心垂着眼睛,玩弄着桌上的调羹,珠莉好像只是向她一个人说话。

“什么事情这样高兴?”他走进去问。

“我们在谈孟开明,”珠莉说。“他今天早上打电话来,谢谢我们招待他吃茶,我请他来吃晚饭了。”

“原来如此!”山谷微笑着坐下来,一面从口袋中取出烟斗。

“我在告诉阿心不要害羞……”阿心今天早上脸色非常苍白,珠莉说话时她头也不抬。“你不要希望有十全十美的男人。你爸也并非十全十美。我只想你在他来的时候显得自然一点,多讲些话,多认识他一些。你说他样子长得粗鲁,但是一个男人的外表只要过得去就够了,只要和他在一起不会感到惭愧就行了,我说得对不对?”

“对!”山谷拍手叫道。

“呀!等他去了南京我就得救了,”阿心说。她咬着嘴唇,手中的调羹在颤动。

珠莉转向于妈说话:“我们请他吃什么好呢?又是厦门炒面吗?当然大家都喜欢吃,但是还吃些什么别的呢?于妈你帮我想想。”

于妈也想不出什么花样来。

“假如你准我参加意见的话,”山谷说,“只有一个客人来吃饭,添一个菜就行了。”

“我的头已在团团转了,别打岔了!”珠莉说。“于妈,你先到厨房去告诉厨师,现在已经差不多是吃中饭的时间了。”

于妈去了不久,他们便听见厨房中有吵闹的声音。殊莉跑进厨房去一看,发现那个年轻的厨子双手叉着腰,正向于妈咆哮。

山谷也走进了厨房。看见他,厨子静下来,但是山谷却冷冷地说:“三天两天总是吵,不要在这里吵,你给我滚!”

“我不怕你,”厨子反驳着。“你没有给我两星期的通知,不给足一个月工钱就不能辞退我。”

“我会给你一个月的工钱。我限你十分钟之内收拾好东西离开这间屋子。”山谷说。

他走出了厨房。那厨子还在愤愤地说:“我们工人就要翻身,有好日子过了,等着瞧吧!”

过了一会儿,他们听见外面铁门关上的声音。“那左倾的家伙早就应该把他辞掉了,”山谷说。“他简在胡闹。”

珠莉想起了晚上还要请客,没有厨子怎么办呢?于妈说她有一个亲戚正要找工作,于是珠莉要她马上去把他找来。谁知于妈一去不返。

孟开明来了,珠莉像老朋友一样的接待着他。她向他解释白天所发生的事,然后她匆促地和两个女孩子上楼去换衣服。

孟开闭眼着山谷走进书房,山谷苦笑地说:“现在是非常紊乱危险的时期。我们老百姓的生活当然要改善,但是无知识的青年不应该乱喊左派的口号胡闹。什么是共产主义,有几个读过书的青年真正认识?自从二十年代以来,问题就在这里。”

“共产主义的确吸引了不少青年。”

“在这时期成长的少年,很容易变成左倾。旧社会的一切他们不要了,对西方,他们也没有真正的了解。对他们来说,共产主义是最激进,因此也叫乎是最好的。共产主义似乎给他们的希望最多,而青年人都具有一种理想,希望国家变得更好。但是,理想主义像一只夏天的桃子,好看,可是拿起来要非常小心,容易损破,容易腐烂。”

“部长见识远大,当然是对的。但对我来说,我有生以来,就忙着应付现实,很少机会去考虑理想。”

“问题在这里,理想和现实,是否不可兼得?”

“至少从我的经验来说,理想和现实是在相反的两极的。您可以说,我学会计学而不学比较,嗯,抽象的科目,是我不得不向生活学习的结果。”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