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一个星期六下午,王山谷夫妇和他们的侄女们坐在客厅里。外面下着毛毛雨。阿心在编织毛衣。阿华在看《志摩日记》。

山谷坐在一张安乐椅中看报,珠莉觉得时间过得很慢,她的心情也愈来愈沉重。阿华已进入大学一年级,但阿心除了帮她照料,修饰房屋之外,别无他事。珠莉想:“假如阿真在上海就好了,他可以给她介绍一些男朋友。”阿真已经有一个半月没有写信回来了,虽然她知道他功课很忙,一向又不喜欢写信,然而一个半月没有信,这对做母亲的来说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了。

她正在这么想,于妈就拿着一张名片进来,上面印着:“中华民国驻纽约总领事馆随习领事孟开明”。

“他说他今天早晨刚到,少爷有东西托他带来,”于妈说。

听说有人从美国替她儿子带东西来,珠莉很快就站起身,她看见一个身躯魁伟,三十出头的男人走进客厅。他穿着一套灰色甲别丁西装,有点皱,肩膀上还挂着几滴雨水。白衬衫领子已经磨破,领带也很旧,一双棕色皮鞋,后跟都快磨平了。

他大踏步走来,伸出双手,黝黑的脸上挂着微笑,展露一排整齐的白牙齿。一对小眼睛亮闪闪的,头发又厚又黑。

王山谷抬起头,吃了一惊,他想不到求见的陌生人竟是这样一个大汉。

“请原谅我打扰,”孟开明跟珠莉握手,再和山谷握手。他的声音很宏亮。“谢谢部长和夫人接见我。我今天早上刚从纽约回来,立刻就赶来拜望部长和夫人。令郎和我是同学,他很盼望我来见你们两位,把他的情形告诉你们。”

珠莉就叫着说:“啊!请坐吧!孟先生,你一点也没有打扰我们,我正在想阿真该有信给我呢!”

孟开明坐在山谷和珠莉中间,从口袋中取出一个小小的包裹给珠莉。她打开来,里面是个粉盒。珠莉看到阿真送的礼物很高兴,示意于妈去斟茶,然后眼睛睁得大大的,双手交握着放在膝盖上,全神打量这位客人。

“告诉我,他怎样了?他怎样了?”

“噢!他真是很好,”孟开明说,眼睛很快的抬了一下,仿佛提到阿真的名字就会带来愉快的联想。“我真佩服他。我──我是比他大几岁──我在国内、国外没有见过像他那样卓绝的才华。当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他对山谷微笑了一下:“部长,久仰了,今天能够和您见面,非常荣幸。”珠莉注意到他提着腰,很恭敬的坐在椅上。

山谷微笑着挥挥手,意思是请孟开明不必来这一套了。放下手中的报纸说:“阿真对哥伦比亚大学的印象如何?”

孟开明思索着,说得很缓慢,似乎是在小心挑选字眼。他望着山谷说:“部长当然知道,令郎是哥大的高材生,他并且是中国学生会会长,替困在纽约的穷留学生解决不少问题。”

“真的吗?他信里从来不曾提及过哩!”

“王夫人,那可能是由于他谦逊的天性。”孟开明仍然用严肃的态度回答。他似乎很知道自己正面对要人,不想留下任何轻浮的表现。

“那么你是读什么的呢?”珠莉问。她正考虑如何不让客人离去,直至她把他所知道关于她儿子的事情完全压榨出来为止。孟开明给这个沉静的下午带来了生气。

“我恐怕我所选的系没有文学那么有价值,我读的是会计学,”孟开明微笑地,带着点谦虚的表情说。把两只手掌向上摊开,似乎在为他自己没有较高的志趣而道歉,但他的眼神仍是锐利的。

山谷的眼中闪现一道幽默的光辉,他说:“今天要读会计学才可以加入外交部吗?”

孟开明脸上的微笑消失了。“不是的,部长,”他恭敬地回答。“其实,我不是依循正常的途径进入领事馆的。我不是由外交部派出去的,在战时,领事馆人手缺乏,我是在纽约进去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