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卢龙节度使刘仁恭习知契丹情伪,常选将练兵,乘秋深入,逾摘星岭击之,契丹畏之。每霜降,仁恭辄遣人焚塞下野草,契丹马多饥死。

——司马光《资治通鉴·唐昭宗圣穆景文孝皇帝下之上》

蒙古习惯法:“其禁草生而创地者,遗火而焚草者,诛其家。”

——(宋)彭大雅《黑鞑事略》

包顺贵和乌力吉带领几个牧场干部巡视了整个围场的战利品以后,走到毕利格老人身旁。包顺贵下了马,兴冲冲地对老人说:大胜仗!大胜仗啊!这场胜仗你的功劳最大,立头功。我要向上级给你请功。说完便伸出双手要与老人握手。老人摊开满是狼血的手掌说:埋汰埋汰,还是算了吧。包顺贵却一把握住了老人的手说:沾点狼血,也可以沾点您老的福气,沾点立大功的光。

老人面色忽转阴沉,说:甭提功不功了,功越大我的罪孽越大。往后可不能这么打狼了,再这么打下去,没有狼,黄羊黄鼠野兔旱獭都该造反了,草原就完啦,腾格里就要发怒了,牛羊马还有我们这些人都要遭报应。老人张开血手,仰望腾格里,诚惶诚恐。

包顺贵尴尬地笑了笑,转身又对满头血迹的二郎大发感慨:这就是那条大野狗吧?个头真够吓人的。我在山坡上就看它能打会掐,真是一员虎将,是它头一个冲进狼群,咬死了一条头狼,把狼都吓得退让三分。它一共咬死几条狼?陈阵答道:四条。包顺贵连说:好样的,好样的!早听说你们养了一条常咬羊的大野狗,有人向我反映,说你们坏了草原上的规距,让我毙了这条狗。这回我说了算,你们可以接着养下去,还要喂好养壮。往后它再咬死羊可免死罪。不过,羊皮得交公,羊肉你们得掏钱。陈阵和杨克乐得连连答应。

陈阵说:这次打围,我们知青一条狼也没有打着,知青不如狗,真不如这条大野狗。众人哄笑。连知青们都笑了。

乌力吉笑道:你这话听着已经不像是汉人的话了。毕利格老人也乐了,说:这孩子对草原的事儿可上心了,往后定是一把好手。乌力吉问:听说你们俩还掏了一窝狼崽?杨克老老实实回答说:就昨天,一共七只。没有毕利格阿爸指点,我们俩哪能掏得着呢。包顺贵说:七条狼崽,到秋天可就是一群狼,真不简单。过几天就把狼崽皮交给我吧,我出最高价,再多给你们一点子弹。说完又拿起地上的两个大狼皮筒子说:我看了一圈,就数这两个皮筒子个大毛好,我也先跟你们订下了,也出最高价。我有一个老领导,过去打仗常年趴冰卧雪得了寒腿病,一直想做条狼皮筒裤,我得孝敬孝敬他呢。陈阵说:我还得在门前面挂几天。我得给我们家的大野狗平反呢。包顺贵讪笑说:那,过五六天我再来收皮吧。

猎场到处都是鲜红的血迹和白生生的狼的裸尸,只有狼足还留着一扎长的狼皮。包顺贵招呼猎手把狼尸统统集中到一处,并把狼尸以两横两竖井字形的形状,叠摞起来。不一会儿,三十多条狼尸,堆成了一个近一人高的尸塔。包顺贵打开像机对着尸塔,变换角度一连拍了四五张,然后又吩咐所有猎到狼的猎手举着狼皮筒子,站在狼尸堆的两侧,排成两队。三十多人高举狼皮筒,皮筒狼尾几乎全都拖地,最前面的一排,是那群伤痕累累,狼血斑斑的杀狼狗,蹲坐在地,哈着热气。包顺贵让陈阵照相,自己高举着一条最大最长的狼皮筒子站在队伍的中间,把狼皮举得比谁的都高。而毕利格老人却右臂挽着狼皮,半低着头,笑容很苦。陈阵连拍了两张。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