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背信弃义

第二天,因为赶路太急,上气不接下气的使臣终于来到了军中。这使臣名叫宁春岩,官拜礼部侍郎,正式向我宣读了帝君的退位诏,取消国号,宣布今年为共和六年,要地军团就地向共和军投降。

所谓就地的共和军,就是被我们围入坠星原,已无逃生之机的丁亨利军了。当使臣一宣读完毕,接诏的军官从五德营统领以降,全都哗然,再不顾地军团的森严军令,一个个七嘴八舌地说着。以得胜之命向败北之军投降,自古以来无此先例,曹闻道更是骂了帝君的祖宗十八代,骂得小王子脸一阵白一阵红。

骂归骂,等势头过去,我宣布全军听令,向共和军投降。只是我也加了自己的一句,不愿降者放下武器,自行离去。结果此令一下,有五千余整编自西府军的五德营士兵要求离去。我不加留难,让辎重营分发遣散费用。地军团成军以来,这还是第一次有士兵自行离开之事发生,看着他们,我心里不禁一阵痛楚。好在军官相对稳定,离开的只有一些下级军官,中级军官,甚至包括从西府军提拔上来的,一样没有离去。

忙完了这些事,我正准备与使臣一同前去面见丁亨利,商量投降事宜。正待上马,忽然听得边上有人在吵闹。我皱了皱眉,道:“冯奇,出什么事了?”

地军团向来以军纪严明著称,从来没出过这种士兵喧哗之事。没想到仅仅一道退位诏,这支坚如磐石的队伍也一下变得如一盘散沙了。冯奇过去看了看,过来道:“楚帅,是那些离去的士兵想最后来向楚帅辞别。”

我叹了口气,道:“让他们过来吧。”本来那些士兵也没资格来跟我辞别什么的,但今天我的心境颓丧已极,倒也想看看他们。一个时代开始了,也就是一个时代的结束。西府军变化过好几次,这些西府军出身的士兵也是辗转才来到地军团的,有始有终,也该见见他们。

冯奇答应一声,带了几个人。他们仍然穿着号衣,只是现在离开地军团,把号衣上的标号都拆掉了。一到我马前,那几人一下跪倒在地,道:“楚帅!”

我道:“起来吧,几位兄弟。楚休红无能,让兄弟们失望了。”

当先一个抬起头来,满脸都是泪水,道:“楚帅,我董良年从军二十年,只有在地军团这几年才有回家之感。今日离去,小人永世不忘楚帅之德,只愿能在楚帅麾下为将。”

我叹道:“董兄弟,一个人的德是无济于事的,德者唯有国家才能配之。国家有德,黎民才有太平日子。现在新的国家成立了,从现在开始,就为这个新国家出一份力吧。希望生生世世,再不要有战争了。”

那董良年点了点头,又向我磕了个头,方才站起身。边上的宁春岩忽然叹道:“久闻楚帅爱兵如子,果真不假。有楚帅这等深明大义之人,诚共和之幸。”

我只是淡淡一笑。宁春岩在朝中为官久了,没听出董良年的言外之意。董良年分明是在劝我自立,但我拒绝了。我道:“请问大人,如今帝都形势如何?”

“邓毕两位将军领军前来,太师全无防备,因此禁军几乎未曾出动。不过后来近卫军曾要阻挠,毕将军以火炮炮轰宫门,击散后便没人再敢顽抗了。”

宁春岩虽然口吻平静,但我隐隐听得到他话中的惋惜。他的心里大概仍然向着帝国吧,毕竟做了帝国的官那么多年。假如近卫军能够多抵御毕炜几日,我将丁亨利击溃后回师北上勤王,水火两军团多半无法阻挡的,事态便能挽回。我笑了笑,道:“对了,邵将军呢?”

宁春岩的身子忽然一动,有点局促地道:“这个……楚帅,邵将军他……”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