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苏联在卫国军事功绩:从战争神话到文学神话(3)

毫无疑问,由于心情激动,情绪高昂,普拉托诺夫看不到战士们拿着手榴弹冲到坦克下面去的荒谬之处。在《精神高尚的人》中,作家不加考虑地再现了前线战报中关于5名红海军战士丰功伟绩的一些自相矛盾的地方:“齐布利科有着熟练的枪法和一颗敏锐的心灵:第一次射击就射中了领头那辆坦克的了望孔,坦克歪向一边,驾驶员也死了,坦克像野马一样东蹿西逃。但是,第二辆坦克仍然肆无忌惮地冲到了公路的路基上,几乎到了菲利琴科夫率领的小分队的跟前。刹那间,菲利琴科夫毫不犹豫地一跃而起,把一捆手榴弹投向了这辆坦克的下面……”

“机枪声戛然而止,再也没有弹药了,最后的子弹带也用完了。齐布利科不等坦克再次发动进攻,就冲向了最近的一辆坦克,并向它的履带下扔出了一捆手榴弹。响起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火光吞噬了坦克,坦克永远地哑了声。”

“齐布利科没有听见从这辆坦克中传出的机枪射击声。但是现在他感觉到了,在他的身体上好像有很多细小的、异样的东西,让他感到痛苦万分:它们在他的肚子上、胸脯上和喉咙里。他明白,自己已经遍体鳞伤。他感到他的生命正在一点点逝去,他的心脏正在逐渐变得冰冷,他躺在地上,缩成了一团,就像小时侯为了取暖睡在母亲的被窝里一样。”

作家就像他的主人公一样,灵感超越了思想。在普拉托诺夫写的短篇小说中,勇敢的5人小分队不仅消灭了坦克,而且还消灭了德国整个连的机枪手。根据神话创作的原则,英雄们不仅为消灭装甲车而献出自己的生命,而且每个人的生命都要让敌人付出整整10个人的代价:“菲利琴科夫和奥金佐夫边冲边向敌人黑压压的步兵队伍里扔进几颗手榴弹。齐布利科的机枪根本不让敌人有进攻的机会。敌人刚刚抬起头,齐布利科就用准确的火力封锁住了他们;如果他们稍微动一动或者想后退的话,齐布利科就准确地补上一梭子……”

“但是,德国人似乎也猜透了什么:他们明白了,与其到时候等死,还不如暂时撤离。30多个人立刻从地上跳了起来,凄楚地喊叫着跑到了坦克后面。菲利琴科夫和奥金佐夫向他们扔了一些手榴弹,然后又用步枪向他们补了几枪,立刻就有10个人倒下了。其余的步兵,大概有50个左右,永远也不可能再起来了。”

以下是普拉托诺夫笔下尼古拉·菲利琴科夫冲到坦克下面去的经过:“他的心为已经习惯的生活而感到压抑。但是,坦克已经缓缓离开路基,菲利琴科夫在离自己很近的地方发现了这辆坦克。他知道,只需稍稍做出努力,就可以让它不复存在,就可以彻底消灭它那令人憎恶的钢铁躯体,使它再也不能伤害人的心灵和肉体。现在,只要一个动作,就可以决定是有意义地、幸福地生活,还是永远地悲观失望、分离和死亡。

他站了起来,扔掉了水手穿的粗呢大衣,在一瞬间就来到了坦克那坚硬的履带前,坦克的马达像一个人一样喘着粗气。菲利琴科夫已经听惯了它的声音,他立即全神贯注地对准目标,扑向了履带下的草丛,迎着它开过来的方向。他瞄得是这样准,以至于捆在他肚子上的手榴弹正好从坦克履带中间通过,他的脸紧紧地贴在地上,带着最后一息热爱和憎恨……”

“其他幸存坦克都停在公路上,并且远离开他。随后,这些坦克一辆接着一辆掉头经过艾草地,到了自己的掩体中。他们可以同任何敌人开战,甚至可以跟最可怕的敌人战斗。但是,要同那些为了消灭敌人不惜炸毁自己、牺牲自己生命的强大的对手作战,他们就没有这个勇气。他们无法克服这个障碍,他们也不想成为失败者。”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