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弗拉索夫将军“叛国”真相(1)

从1942年起,德军高级将领们已经认识到,对付斯大林的最好办法就是建立俄罗斯解放军和俄罗斯傀儡政府,以及别的民族的政府和军队,这是在东线取得胜利的惟一办法。

“叛变”的爱国者

二战期间的俄罗斯投敌者现象成为人们思考的话题是战后不久的事情,先是在前西德,然后是在美国出版的俄语刊物《多重人格》中开始被人们谈到。之后,在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的时候,又出版了弗拉索夫的德国追随者们的回忆录,这些回忆录为俄罗斯解放军的领导人进行辩护。又过了10年,在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时候,出现了西方学者们的一些研究文章,在这些文章里首次把俄罗斯解放运动的参与者们看成是一些向布尔什维主义进行斗争的思想斗士。在论述1945~1946年强制移交西方占领区内被俘苏联公民的问题的文章中,这种观点也占主导地位。同时,应该完全公正指出的是,向斯大林强制移交在法西斯德国武装力量中服役的苏联公民,甚至包括那些根本没有苏联国籍的侨民,是不符合国际法规定的,并且只是出于政治动机而采取的行动。

战争一开始,就有几百万名红军战士被俘,1942年12月1日以前已达3,806,000人。1942年又增加了1,653,000人,1943年增加了565,000人,1944年增加了147,000人。即使在取得胜利前的1945年的前4个月里,被俘人数也有34,000人。在被俘的620万苏联战俘中,约有100,000(也可能是200,000)人逃走,约420万人在战俘营中死亡,约180万人被苏军解救(他们中间只有一半人在胜利前夕还仍然处于被俘的地位,其余的早就被德国人策反,并成为投敌者,在德军中服役)。这些数字骇人听闻。

产生这一悲剧的原因在于希特勒实行的反人类政策。对他来说,东方的领土对德国殖民者来说首先是“生存空间”。德国领导人本来希望采用闪电战取得胜利,所以残酷地虐待俘虏。俘虏中250多万人没有活过1941~1942年的冬天。当然,苏联政府对此也负有责任。战争一开始,苏联就宣称准备遵守《日内瓦公约》中有关战俘的条款,但实际上并没有执行其中两个最重要的条款:向国际红十字会提供对方战俘的名单;允许战俘去往第三国。为了报复,德国统帅部使苏联战俘处于饥饿之中,根本不考虑他们的死活。

尽管投敌者数量巨大,尤其是在战争的第一年里,更是人数众多,但是我们缺乏有关他们的详细资料。众所周知,1942年下半年,有61,000名红军战士投向德国人;1943年,投敌者的人数减少到24,000人,而在1944年的前3个月里,则只有2200人投敌;在战争的最后一年里,这些人就更少了(没有准确的数字)。但是,1945年3月在奥得(当时,希特勒的失败已经不容质疑)仍然有18名苏军战士投向德国人。

许多被俘的苏军高级将领一开始就没有拒绝与德国人合作。比如,根据德国人的资料,1941年12月,有些苏军高级将领就曾准备有条件地与德军合作,与斯大林和布尔什维克作战,如,М.И.波塔波夫和ПГ.波涅杰林……维亚济马的英雄М.Ф.卢金中将曾指挥被围困的苏军坚守几乎两个星期,拖住了德军中央集群的步兵部队,也许由此拯救了莫斯科。12月12日,卢金将军和与他一起被囚禁的将军们向德国方面提出建议,要求建立俄罗斯反政府武装,以此向苏联人民和军队证明,他们完全可以向“可恶的布尔什维克制度”发起进攻,同时,他们也还是维护自己祖国利益的。当时,卢金对审讯他的德国军官说:“苏联人民面临着一个很特殊的形势:虽然俄罗斯人拥护所谓的‘敌人’,好像是投奔了他们,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背叛了祖国,而是远离了那种制度……甚至许多著名的苏联政治家们也在思考这个问题。要知道,并不是所有的领导人都是衷心维护共产主义制度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