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骄横拔扈的斯大林爱将们

斯大林十分喜欢自己的将军和元帅们,虽然有时也无情地把他们打入大牢,甚至把他们枪毙。但是其实他是很袒护他们的,尤其袒护那些工农出身的,而不是袒护那些过去当过沙皇军官的人。

阿帕纳先科

一天,斯大林收到了一封非常绝的对远东方面军司令阿帕纳先科的告发信。

告发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哈巴罗夫斯克区党委第一书记Е.А.博尔科夫。

1941年8月13日,他“只向斯大林一个人”汇报说:

远东方面军中的领导局势亟待缓和。在阿帕纳先科和热尔托夫(方面军军事委员会成员,战后担任苏军总政治部主任。--作者按)的冲突中责任完全在阿帕纳先科一方。阿帕纳先科在与我个人的交谈中,拿不出一条证据能够证明热尔托夫胆小怕事、藐视苏联将军和与当地党政机关不配合,而所有这些都是他在一封以梅利斯(列夫·扎哈罗维奇·梅利斯,斯大林助手。--译者注)的名义写的告发信中提到的。总结起来就是,好像“热尔托夫想干预指挥工作,而我也想指挥,并且惟有我才能下命令。”接着,阿帕纳先科又说:“热尔托夫从来没有打过仗,在这儿只会妨碍我下达命令。我不想再和他共事了,还是派他到西线吧!”

由于经常与阿帕纳先科见面,在观察了他的行为和工作之后,我个人认为:

  1. 阿帕纳先科身上近乎刚愎自用的自我意识超越了一切党性。
  2. 阿帕纳先科对自己那个小圈子里的人一点儿也不吹毛求疵,喜欢并赏识那些在他面前阿谀奉承、溜须拍马的人。
  3. 阿帕纳先科领导无方。在做任何决定之前,从不深思熟虑。无论做什么事都是由着性子来,按照“我指示--我命令--我要求”的模式草率行事。
  4. 阿帕纳先科对待下级粗鲁而又没有克制力。最近,他最喜欢的口头禅成了“我逮捕你”,“我审判你”。有一件事情几乎弄到了荒唐的地步:最近几天,阿帕纳先科不管不顾我们的要求和反对,非要下令把一位既不是我们的下级,也不属于我们管辖的工作人员共青团员库兹缅科送交法庭审判。他是以高尔基命名的航空工厂的一位警卫,被送去审判的原因,只是因为他在大门口的值班室要求阿帕纳先科出示通行证。库兹缅科第二天就拿着一份检讨书到阿帕纳先科那儿,请求他原谅,不要把他送去审判。阿帕纳先科在这份检讨书上批示道:“管理处:必须送交法庭。请呈报。苏联人民不应该这样对待自己的将军。”

今天,不顾我的反对,又签署了第0066号命令,罢免了军事建设管理局局长、勋章获得者卡尔捷涅夫上校的职务,并送交军事法庭审判,因为他没有完成军事委员会做出的关于把汽车修理厂转交方面军的命令。军事建设管理局并不隶属于方面军司令部,所以卡尔捷涅夫上校在等待政府解决这一问题时,便把转交汽车修理厂的事耽搁了几天。不用说,无论是审判他,还是撤他的职,都是不允许的,但是,阿帕纳先科不懂这点,而且也不想搞懂。

斯大林同志!全苏党代会召开之后,也就是从阿帕纳先科担任方面军的领导职务以来,边区委员会和我个人都竭尽全力来提高他的威信,千方百计地在工作上帮助他,在他最初的工作中维护他,同时尽量让他避免犯错误。战前,阿帕纳先科还算接受我们的建议,也顾及党组织的意见。可自从战争爆发以来,阿帕纳先科自认为是远东惟一的“主人”,在公开场合自高自大、肆无忌惮、目无法纪,而一涉及具体事务,就显出一副愚昧无知、目光短浅的样子。照我的看法,把这么一块极为重要的地区以及保卫苏联远东边界的任务交给这样一个人,是万万不可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