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斯大林的傲慢:“哈哈”对待西方舆论

塔斯社援引各个通讯社的最重要的报道消息要拿来让斯大林签署。权力至高无上的领袖将决定,哪些报道消息可以在苏联报刊上发表。同时,斯大林会在页边写下很有说服力的批示。他特别喜欢很能感染人的笑“哈哈”。

塔斯社援引各个通讯社的最重要的报道消息要拿来让斯大林签署。18权力至高无上的领袖将决定,哪些报道消息可以在苏联报刊上发表。同时,斯大林会在页边写下很有说服力的批示。他特别喜欢很能感染人的笑“哈哈”。比如,1939年7月4日,塔斯社援引了波兰报纸上的一篇文章,文章中写道:“波兰是使波罗的海各国免受西方和东方威胁的真正的朋友和保护者。”苏联领袖把这个句子下面画上了线,并在页边批上了“哈哈”两字。只有他才最清楚,谁是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甚至波兰本身的“真正的朋友和保护者”。并于一个半月后与希特勒签署了互不侵犯条约,这之后便表示出了自己的关怀。根据这个秘密条约的备忘录,红军很快占领了波兰的一半领土和波罗的海各国。

就在斯大林批“哈哈”的那篇文章里还有下列这段话:“波兰的政治使命就是要使弱国免受侵略者的欺凌。这并不是什么好听的个人愿望,而是由波兰这个国家在中欧与东欧之间的关系中作为平衡因素所起的作用决定的。”

斯大林正好打算把这个因素完全消除,并且还打算把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波兰从欧洲政治地图上抹去,所以他在心里暗自嘲笑这位波兰记者的天真。

我们再举一个例子。1939年10月6日,“哈哈”被批在了土耳其报纸《晨曦报》上的一篇报道里,文中谈到希特勒邀请斯大林访问柏林,但是被拒绝了。可是,记者让读者相信,希特勒很快可能会访问莫斯科。不是很清楚,不知是这件事说得太离谱让斯大林觉得很可笑呢,还是斯大林压根儿就不太重视自己有没有可能与德国元首会面,因为他认为,与德国人的友谊必须保持一定距离。要知道,他很快就打算教训“朋友希特勒”,所以他有理由怀疑,在合适的时候这位朋友是不是也有兴趣跟他把这场战役进行到底。

芬兰政府于1940年3月2日发给国际联盟的照会也引出了“哈哈”。其中讨论了“苏联对付和平居民所采取的战争方法”。芬兰报道说,由于苏联空军的袭击,和平居民中有392人死亡,446人重伤,623人轻伤。斯大林对赫尔辛基及其他芬兰城市居民的不幸只不过一笑了之。人员上的伤亡,无论是自己人,还是其他国家的人,永远不会让他为之动容。而16个月之后,几百万的苏联和平居民死在德国的侵略战争里,是斯大林做梦也没有想到的。

芬兰前线的失利让领袖很痛心,虽然他认为这是暂时的和偶然的。1940年3月1日,法国《加瓦》通讯社从罗马发出报道,就意大利报刊对苏联军队失败的原因分析评论说:“红军的软弱无能以及苏维埃内部的涣散今天成了意大利报刊报导的重点。包括《罗马人民报》都认为,不论苏芬冲突的结局如何,苏俄都会被视为道义上的失败者。该报纸补充说,芬兰的抵抗不仅导致了苏联在北部的失利,而且也严重动摇了苏维埃国家的体制本身。芬兰的抵抗暴露了苏联在工业、经济和社会各个方面的衰败。至于谈到苏联第一阶段的军事教训,报纸上写道,它说明了欧洲从布尔什维克的这一榜样中不会获得任何益处。”对这篇报道,斯大林做了一个简短却意味深长的批示:“骂这些个混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