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大雷雨”计划:斯大林动手晚了一步(7)

康斯坦丁·西蒙诺夫在日记中写道:“6月21日(1941年。--作者按),我被叫到无线电广播委员会,并且让我写两首反法西斯的歌曲。于是我感到,实际上我们大家都在等待着的那场战争,离我们已经很近了。”战后,他这样解释这段话:“在那天晚上,诗人们都被召集到无线电广播委员会写反法西斯的歌曲,发生了一件很特别的事,有一个投诚者阿尔弗雷德·利斯科夫越过西南边境向我们报告了德国人进攻的时间。接着,又发生了一些最平常不过的事--收到了几个边境军区司令部的例行侦察报告。”根据西蒙诺夫的说法我们可以知道,斯大林和铁木辛哥直到6月21日晚上--尽管从边境传来令人不安的报告,他们还是没有决定向部队下达做好战斗准备的命令,而且关心的是如何在规定的时间里完成反法西斯作品的创作。难道,康斯坦丁·西蒙诺夫和他的同志们被召集到无线电广播委员会,这也属于这一天之前很早就制订好的进攻德国计划中的一部分吗?这一计划需要相应的宣传保障,是不是也包括这些歌曲?这个假设是不是也太没有逻辑了?

斯大林清楚地知道,红军在部队总人数上较法西斯德国有优势,苏联的坦克和飞机也要比敌人多得多,所以,他们便在数量上占了优势。从未在部队服过役(如果不算革命前在预备役团里短暂地待过一阵儿)的“克里姆林宫的山民”便深信不疑,红军指战员们在战斗能力上也一定不比德军官兵差。而这正是一个致命的误解。海军上将Н.Г.库兹涅佐夫在1966年出版的第1版回忆录《前夜》中写道:“斯大林把我们武装力量的战斗准备工作估计得过高。在完全准确地了解了最新式飞机的数量后--根据他的指示全部部署在边境军区的飞机场上,他以为,只要战斗一打响,这些飞机随时可以起飞并给敌人以沉重打击。当他得知,我们的飞机还没有来得及起飞,就直接被消灭在飞机场上时,简直目瞪口呆。”在这本书后来的版本中,这段话不见了。也许,新闻检查员突然醒悟,机敏的读者可能会从这得出一个反动的结论:既然斯大林可以夸大红军的备战能力,那么,他完全可能在考虑进攻德国的问题上也这样做。

而朱可夫怎么想的呢?也许,他当时对于红军的战斗能力和备战能力是持另一种意见?要不他怎么是后来的最高总司令呢!遗憾的是,情况并非如此。只要看一下朱可夫于1941年12月在高级指挥人员的会议上的发言就足够证明这一点。他在会议上说:“……芬兰战争的重大意义是什么呢?它的重大意义就是:位于卡累利阿地峡上的方面军的司令部在现代军事史上第一次展示出对坚固的防御工事区进行突破的艺术,为了突破这种一流的防御工事区,他们使用了我们国家和社会主义工业给予我们的最有威力的现代技术装备。红军部队的军事进攻行动在第一阶段的特点就是,完全不规范的进攻战役的训练,其后果是第一阶段的战役被迫中断。同芬兰人进行战争的条件……是非常艰苦的,尤其是不熟悉地形,路况不好,再加上积雪和严寒。所以,这些条件再加上已经知道的失误和在其他方向上的不规范的军事行动,就导致了不如人意的后果。”

朱可夫把“冷战”中的失败只归结为第一阶段的战斗军事行动,并牵强地解释为与其说是苏联战士的准备工作不充分导致失败,还不如说失败的一大部分原因是由于天气条件和地形特点所致。朱可夫把最后向曼纳林的进攻差点儿要称为军事艺术的杰作,这也证明,红军对现代战争是有准备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