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大雷雨”计划:斯大林动手晚了一步(6)

但是,更糟的是,军事计划的高度机密性不允许在实际中把它们变成现实。说实话,德国的情报机关到底也没能确定,红军是否真的准备采取先发制人的打击。1941年6月22日前夕,柏林得到一份情报说,克里姆林宫在讨论先发制人的打击计划,但是被否决了。也许,关于5月计划的传言被德国情报机关的某个间谍搞到了,但是因为有关这个提前动手的计划没有任何资料,于是他认为,实施这种打击的计划没有得到斯大林的同意。但是,能够成功地让敌军的情报机关陷入迷惑并不能弥补由于它的高度机密性而带来的损失。千方百计地想让一切都保密,使得指挥员和司令部不能充分地进行准备,来完成未来战争中的具体任务。

斯大林打算进攻“朋友希特勒”,但是对此守口如瓶,以致将来的计划执行者包括集团军和方面军的司令都只能去猜测可能存在着向西入侵欧洲的计划。当时任海军人民委员的Н.Г.库兹涅佐夫在《严峻的转折点》一书中指出:“现在我可以负责任地断言,很认真地制订的计划在当时(战争前夕。--作者按)是没有的。有几个军队部署计划,但是保密程度非常高,以至于从来没有实现过。”毫无疑问,方案的高度机密性还表现在一个方面,那就是在1月的战役战略演习中,绝大多数的集团军和军区的司令和司令部参谋长所指挥的方面军和集团军并不是那些他们在后来同德国人进行战斗时所必需指挥的部队。

来不及爆发的“大雷雨”

法西斯德国在1940年11月底和12月初也举行过类似的演习。但是,在演习中集团军和集团军群的司令指挥的部队正是按照“巴巴罗萨”计划他们应该指挥的部队。德国参加演习的将军们几乎毫不怀疑,在不久的将来必将进攻苏联。苏德间将很快进行武装冲突的传言由此更加厉害,也因此困扰了大使舒伦堡的工作。苏联的将军们呢,只是把自己的演习看做是一场抽象的军事行动,比起实践意义来说,它更多具有的是理论意义。要知道,他们指挥的都是现实中不可能去指挥的那些假想的集团军和方面军。所以关于苏军很快将进攻德国的传言在1月的那次演习后并没有在苏联军人中出现。

进攻德国的计划被以德国侵略者将进行的“反击”为借口伪装了起来。在1939年要对芬兰进行入侵时,用的也是“反击”这一借口,虽然任何人甚至做梦也不会去想,芬兰人会首先进攻苏联。这就是伊万·斯捷潘诺维奇·科涅夫元帅临死之前所做的回忆:“……在1941年1月……我由外贝加尔军区调到了北高加索军区任司令……由于这次新的任命,铁木辛哥接见了我,他说,我被派到了位于重要的西部方向的北高加索军区,目前的局势有可能使这一地区成为最重要的打击方向,并且最后说:‘我们对您充满了希望。万不得已必须要进行打击的话,您就代表我们指挥部队的打击集结吧!’……这是我第一次把这个事实公之于众……1941年4月底到5月初的时候,军区根据总参谋部的指令,开始号召所属全体人员对各个师进行补足定额,直到达到战时编制。5月份时,我被召到莫斯科,在那里副总参谋长В.Д.索科洛夫斯基交给我一份关于第19集团军部署的指令。在担任北高加索军区司令的同时,我兼任第19集团军司令员,并得到了铁木辛哥的个人指示:在5月底之前,以部队训练的名义,把集团军的战士和指挥部调集到乌克兰的白采尔科维-斯梅拉-切尔卡瑟地区。把由切斯托赫瓦洛夫少将指挥的第25步兵兵团纳入已经在乌克兰的第19集团军的管辖之下。第19集团军的这次调遣要在绝对保密的情况下进行,除了我,其他任何人都不知道这支部队被调集到了什么地方,以及调集的原因。他们到达指定地点后,要集中到帐篷营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