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大雷雨”计划:斯大林动手晚了一步(3)

华西列夫斯基元帅曾经向作家康斯坦丁·西蒙诺夫讲述说:“对我们来说,芬兰战争是一个最大的耻辱,不仅在国外,而且在国内给我军造成了严重的不良影响。所有这一切是必须要说清楚的。当时在斯大林召集的会议上,罢免了伏罗希洛夫的人民委员一职,同时任命铁木辛哥为人民委员。至于沙波什尼科夫,斯大林认为他对此也应该负间接责任,于是用冠冕堂皇的理由解除了他总参谋长一职,并任命他为副人民委员,监督新边界的防御工事构筑。对他来说,这项新工作是相当必要的,从国家大局着眼也很重要,并且需要像他这样的专家才能完成。

此后,出现了一个问题,谁可以担任总参谋长?斯大林事先跟谁也没有谈过,转身直接就在委员会会议上向新当选的人民委员铁木辛哥问道:

‘您推荐谁担任总参谋长?’

铁木辛哥说不出来。

‘那么,在以前的司令部您跟谁是搭档?’

事情是这样的,芬兰战场上铁木辛哥在以前的司令部正好是和梅列茨科夫一起共事。他把这一情况说了。

‘那么,您认为梅列茨科夫担任总参谋长合适吗?他在您那儿干得怎么样?’

铁木辛哥回答,他干得不错,也适合担任这一职务。新的总参谋长的任命就这样决定下来。”

华西列夫斯基有些地方明显是把不同的事件混淆在了一起。伏罗希洛夫被免职比沙波什尼科夫要早的多,当时还是1940年5月。华西列夫斯基所引用的斯大林和铁木辛哥间的谈话,很可能不是发生在总的军事委员会上--那次会上决定了梅列茨科夫的任命,而是更早些时候,是在政治局会议上--出席那次会议的军方代表大概只有铁木辛哥和沙波什尼科夫。可以设想,关于这次谈话就是铁木辛哥本人告诉华西列夫斯基的。只是回避了一个问题:实际上他本人也想任命自己以前的搭档梅列茨科夫,但是,他耍了一个小小的手腕,好像斯大林本人就差逼着他说出梅列茨科夫的名字了。但是斯大林识破了他的手段,只是不露声色而已。甚至让自己信任的布琼尼在总的军事委员会上提出梅列茨科夫为候选人。事实上,领袖一点儿也不想让新上任的国防人民委员把他的亲信安插到像总参谋长这样的关键位置上。很可能,梅列茨科夫知道斯大林反对这个任命,所以故意摆出一副姿态,以经验不足为由拒绝担任这一要职。虽然在此之前他已经是副总参谋长,而且指挥着国内实力还算可以的列宁格勒军区部队。我认为,梅列茨科夫只是想为自己将来留一条后路,他预感到,斯大林不会让他长期当着总参谋部的头头。确实是未卜先知。

为了不给铁木辛哥太大的权力,斯大林在任命梅列茨科的同时,还任命布琼尼为第一副国防人民委员。总参谋长的权力退居第三位,而布琼尼有更大的可能监督铁木辛哥的行动。至于说到梅列茨科夫,他的命运可真有些悲惨。卫国战争第二天,他就因为施泰尔恩、雷恰戈夫、洛克季奥诺夫和其他军官的事被逮捕。他被拷打,被迫承认自己参加了这次阴谋。但是,斯大林有点可怜梅列茨科夫,没有枪毙他,派他去西北方面军的大本营当代表,然后又任命为沃尔霍夫方面军司令。朱可夫对作家叶夫根尼·沃罗比约夫讲述说,1941年秋天斯大林想起了梅列茨科夫,在决定让他重返部队之前说了下面的话:“他也真够磨蹭的!”

斯大林对有一件事避而不谈,那就是可怜的大将是在监狱牢房里变成残废的,在内务人民委员部那里他整天都忍受着浑身酸痛的折磨。由于这个原因,再加上牢房里终年阴暗潮湿,梅列茨科夫出狱后连行走都困难。“可能有人把这一情况报告给了斯大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