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谋杀陷阱(下)

宗方敲了敲门,隔了半晌才传来“请进”的声音。这是敏树平常的习惯。宗方缓缓推开门,敏树正对著书桌看书。他抬起头来,摘下老花眼镜。“知道了吗?”敏树以低沉而洪亮的嗓音问道。

“知道了。”宗方答道。

“结果是甚么?”

“B型。”

“B型……确定吗?”

“我是问认识的报社记者,我想没有错。”

敏树整个人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就此沉默。宗方站在原地,等他下一句话。“也就是说,”他闭着眼睛说:“很有可能是我的孩子。”

“正确来说,是您的孩子……对吧?”宗方没有抑扬顿挫地说。

敏树睁开眼睛,眼神锐利地瞪了有话直说的女婿一眼。

“嗯。没错。”敏树不带感情地答道:“这次的命案,害死了我们的孩子啊。”

“您原本打算领养吗?”

“如果是男孩子的话。”敏树说:“但就算是女孩子,我也打算尽我所能地照顾她。所以我事先告诉康子:如果怀孕的话马上告诉我。”

“她自己会不会也不确定孩子是专任董事的呢?我想,她是打算等孩子生下来,确定血型吻合之后再告诉您。”

“如果血型不合的话,她打算怎么办呢?”

“那种情况下,她大概打算依靠和孩子血型吻合的男人吧。这对她而言,应该是一项赌注。”

“原来如此,但是会下这种赌注的女人,不可能选择自杀。”

“您说得没错。”

“这件事果然和一连串的命案有关吗?”

敏树说“果然”是有理由的。直树遇害那一天,敏树从康子口中得知,直树找她去大阪。由于她在命案发生当天请假,敏树逼问她这件事,她便老实承认了。但是她却主张,自己与命案无关。她说她一直在直树约她去的咖啡店里等他。

于是宗方大老远跑到大阪确认这件事。他到位于新大阪车站地下楼层的“Vidro”打听,当天确实有这样的女客人。

据康子所说,直树说要和她谈敏树跟她之间的事。也就是说,直树察觉到了两人的关系。敏树看了宗方一眼。“康子身边没有出现和我有关的事吧?”

“目前没有,但有一样东西不太妙:就是 Chaumet 的胸针。送礼果然还是该用现金。”

“那个啊。”敏树露出疲惫不堪的表情。“唉,没办法。总之麻烦你继续搜集资讯。不过,别提起我的名字。”

“我知道。”

“还有,关于那起意外事故,你提醒末永了吗?”

“嗯。我逼他按我说的做。”

“这样就好,那家伙是个机伶的男人,如果他乱动脑筋就麻烦了。”接着,敏树挥挥手掌,示意宗方可以退下了。

8

白色的烟朝熏黑的天花板袅袅而上。是谷口吐出的烟。到处都有人在抽烟,会议室内一片烟雾弥漫。令人窒息的沉默与异常的闷热。但是没有人走出会议室。有人用手指敲着桌子,发出“叩叩叩”的声音。

耳边传来“喀嚓”的开门声,众人的视线一起聚集过去。走进会议室的是刚才去洗手间的年轻刑警。四周响起一阵“呼”的吐气声,年轻刑警一脸歉然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佐山坐在谷口的斜前方,盯着自己的指甲,指甲不知不觉间长长了不少,上一次剪指甲是甚么时候呢?

走廊上传来快步走来的脚步声。佐山心想:来了。

门倏地打开,新堂走了进来。他笔直走向谷口身旁,将手上的文件放在桌上。“找到蓝色羊毛纤维了,还有五根头发,每一根都和仁科直树的毛发吻合。”

“噢!”调查人员们异口同声地发出欢呼。

鉴识课针对位于丰桥的山中木材加工的厢型车进行调查,结果今天出炉。新堂的话道出了佐山的推理正确。谷口看着报告书用力点头,然后微微抬头看着佐山咧嘴一笑。“喂,你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