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休息两天之后,三个学生又到新宿站去了。为了防备被暴风雨困锁在溪谷中,在登山背嚢中储进了三天的食品,装满罐头,和登山者同样地装备起来。

这次列车挤满了登山旅客。乘客们从月台到地下道的入口,排成一列坐着等车。几乎都是年轻人,或者坐在登山背囊上,或者坐在铺着报纸的地上看书。三个学生挤在这个行列中。芝垣多美子今晚又来送行了,她红着脸偎在今冈三郎身旁。

去松本的快车开车时刻是23时5分,到那时还有一个钟头的空余。

这次列车到松本是5时21分;5分钟后换去信浓大町的车,6时19分到大町;再换大干线的车,到终点新泻县系鱼川是9时31分。

途中,杉原在松本换去长野方面的火车,今冈和冈村在小潼分手。

冈村在系鱼川换北陆干线火车西去,到青海下车,从这里沿青海川进入偏僻地带。选取这条川,或许因为“青”字中暗示着悲翠的含意,他的脚步走向溪谷的源头黑姬山麓。

杉原忠良从筱之井线换信越干线,中途换去千日町方面的饭山线,在越后外丸下车,然后乘公共汽车到松之山温泉。奴奈川离这儿还有8公里。

在新宿站乘车是很不容易的。

“啊,等得太久了。”杉原打起呵欠,“进了火车上厕所就难了,趁现在的空当去吧。”

他站起身来。

“还没去过那个厕所呢。”

他不伴同今冈,不伴同冈村,也不招呼来送行的多美子,就顺地下道的楼梯走了。

“对了,今冈先生。我为你们买点什么吧?在火车上大家好用啊,什么东西好?”

“那个么,反正今晚不能正常睡觉,什么都可以,就买四五本杂志来吧。”

“好哇。”

多美子离开那里,顺着地下道向小卖店走去。

正好在离候车室不远的地方,杉原忠良和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站着说话。少年好像刚刚徒步旅行回来,背上背着登山背囊。

多美子瞧了一眼,就去买东西了。

她顺手买了杂志回来,少年和杉原还在那里谈话。那时,少年把一个白纸包亲手交给杉原。因为杉原今夜要坐火车,相识的少年也许送了一包点心吧。多美子这样猜想着。

她回到原来的地方不久,杉原独自一个人也回来了。这时开始上车,坐着发倦的人们像苏醒过来似的,一个跟一个地纷纷站起身来。

20分钟之后,芝垣多美子在中央线的月台上,再次向三个人道别。

“一路平安!”她望着未婚夫今冈三郎的窗口说,“这次要把最大的翡翠带回来哟!”

今冈露出白牙笑了。

“不过也不要太勉强了,不要接近危险的场所才好!”她嘱咐着。

“不要紧,多美子姑娘,这个家伙狗运亨通哩!”冈村在今冈身旁说。

“这次回来,也许能带回两个驼鸟蛋大小的翡翠给你看呢!”杉原也俯视多美子笑着说。

他们从车窗看见多美子的身姿和月台一起消失了。

东京郊外的电灯中断了,窗外一片漆黑。车内的人渐渐进入睡乡。通道上挤满了人,登山背襄放得到处都是。

今冈、杉原、冈村三个人读着多美子买来的杂志。但过了一个钟头,冈村首先抱起胳膊闭上眼睛立刻入睡了。今冈接着也开始探出脖颈要睡了。

“喂,今冈!”

杉原悄声招呼今冈三郎。

“干什么?”

见他还没睡,今冈微微睁开眼。

“你要去的地方怎么样了?有眉目了吗?”杉原低声发问。

“不,一点也没有,你那方面怎么样?”

“我这方面也一样。但刚刚开始,实在是吃力啊。”

“严重哪。虽说是颈城郡,可东西两个方向远远地离开,难办呀!且不说这样广阔的地面,就是真像典籍那样断定的在这里,也没人照顾帮助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