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阴阳路

“爱因斯基,我对你爸爸的理论已经不感兴趣了。早上好莱坞给我打来电话,请我去当男主角,是一部取材于生活的激情动作片,这个题材正是我擅长的,我决定重出江湖了……”

“嗨!这不是张导吗?您是专门来找我试戏的吧?”

杨安有点懵。

自己怎么又变成张导了?

眼前这名瘦不拉几的病人麻杆,像常年嗑药吃粉一样,眼窝深陷,面黄肌肉。

“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张导。”

“害!还跟我在这玩低调?您的样子我见过不下几百万遍,比我爸的样子记得还清楚,不可能认错人的!”

麻杆躬身卑微着说:

“您能不能给我一个试戏的机会?我想争取下您的新戏血海求生阿铭这个角色,行不行?”

他眼巴巴的样子,无比渴望和期待,让杨安有点于心不忍拒绝。

“……行吧!”

“多谢多谢,我的演技是肯定没有问题的,就怕不能尽快入戏,麻烦您给我一点点时间酝酿下感情,拜托了!”

“可以。”

他俩说话的时候,没人再听爱因斯基讲解理论,围在旁边期待的等待着麻杆的表演。

可麻杆憋了半天,连个屁没放出来。

他哭丧着脸说:

“张导,阿铭这个角色性格非常复杂,我其实已经很久没演戏了,不知道该怎样才能入戏,您能不能点我两句?就两句,拜托您了!”

杨安微微点头,张口就来:

“阿明这个角色确实不太容易把握,需要丰富人生阅历。”

“这样,你用体验派的方法,想象自己变成一条挣扎在死亡线的狗,每天饥一顿饱一顿,为了一口饭可以潜伏在臭水沟里三天三夜……”

“明白了吗?”

“我只能点你这么多,如果你连这都领悟不了,那虽然我很欣赏你,但这个角色我就不能给你了。”

“不要让我失望,开始吧!”

麻杆用力点了下头,接着闭上双眼。

很快他脸部干瘪的皮肉扭曲,睁开双眼的刹那凶光毕露,其中居然夹杂着丝丝恐惧、无奈、悲伤和后悔。

如此复杂的眼神,杨安尽管没看出来,却心头一震。

“好!漂亮!你演的的非常棒,把阿明这个角色的性格拿捏的非常到位,我愿称你为戏精!”

他其实也有点入戏,有融入精神异常氛围的感觉,都不知道自己说了啥……

麻杆表演得确实十分传神,颇有感染力,不过于阿铭这个莫须有的角色是否符合,就不得而知了。

令杨安更吃惊的是,麻杆真像条狗一样在地上爬着走,这就很离谱。

“好了好了,你的表演已经成功打动了我,阿明这个角色是你的了。”

麻杆大喜过望,汪汪叫了几声,站起来的时候却忽然脸色一变:

“你们怎么回事?”

“都傻站着干什么?还想不想混饭吃了!”

“灯光!道具!化妆!摄像!一群饭桶!现在都几点了?嗯~~还在吃饭啊!开工啦开工啦!”

“第三场第七幕!”

“Action!”

这~~~~

我不是张导吗?

怎么转瞬间又成了路人甲?

过分了啊!

杨安着实跟不上这群病人的脑回路,看着几个病人搬桌子搬椅子忙得不亦乐乎,显然已成了局外人。

“别看了走啦!该去做正事了!”Leon仍是一身黑衣,戴着墨镜,左手抱盆百合花,右手提黑皮箱。

“你准备好了?”杨安与Leon并排而行。

“没有啊!”

“那我们现在去送死?”

“当然不是。”

“你有办法杀死那只很猛的活尸?”

“没办法。”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