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藏龙卧虎”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杨安跟着Leon来到一家精神病院。

位于市郊区的精神病院,到了深夜以后周围难见几盏亮着的路灯,常能听见虫鸣蛙叫,颇有乡村宁静悠远的气氛。

Leon领着杨安偷入病房,忍不住打了个长长的呵欠。

“有点困了,可我还不能睡,先洗个澡再说。”

他放下黑皮箱走近洗手间,反手关门。

放水声随即响起。

这是一间多人病房。

近门处秃顶病人老王坐在床边,怀里抱着一个穿着粉色公主裙的洋娃娃,正专心给娃娃扎着小辫子。

靠里的床位,赤膊的病人阿强伏在床上呵斥呵斥,俯卧撑已经数到999个。

最后一个病人小玉留着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坐在小圆凳上,面前的折叠桌上摆着一面镜子,像个大家闺秀一样,轻柔的梳着秀发。

“大师今晚有什么收获吗?”小玉斜眼问道。

杨安不知他是跟自己说话,便没有回答,就在进门左手边的椅子上坐下,静等Leon出来。

小玉撇撇嘴,好似小女孩般生气,放下梳子,脸颊鼓起:

“人家跟你说话呐,怎么都不理人家?”

杨安被他的眼神和语气弄得恶寒不已:

“兄弟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大师,Leon在洗手间。”

“你叫我什么!?”小玉浓眉倒竖,双手叉住赘肉颇多的粗腰。

“兄……弟。”杨安下意识回答,顿时知道说错了话。

看这样子哪有一点阳刚之气,分明心里住着一个小公举。

“你居然叫人家兄弟!”小玉气得用力跺脚,泫然欲涕:

“昨天还跟人家搂搂抱抱,叫人家亲爱的,小北鼻,现在就翻脸不认账了……”

“别吵我!”阿强陡然大喊。

小玉吓得一哆嗦:

“干嘛这么大声凶人家,你们都是臭男人,呜呜……”

他伤心不已的趴在桌上轻声抽泣。

阿强已经数到20000个俯卧撑了。

杨安很想笑,看见阿强其实只做了两个俯卧撑,硬是被他数成了20000。

按这样数个把小时,十有八九能破亿。

“到午饭时间了,我该做饭了。”

老王小心翼翼的把洋娃娃放躺在床,抓起被子罩住洋娃娃。

很快他便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

六副碗筷,一盘碎纸、一盘碎发、一盆香灰。

他先看向阿强:

“儿砸别练了,快来吃饭。”

接着冲还在小声抽泣的小玉说:

“姐,别哭了,没有什么悲伤是一顿饱饭不能解决的。”

最后一边掀开被子,一边同杨安说:

“孙砸,你每天上学很辛苦,今天爷爷给你炖了大补汤,好好补一补。”

杨安没有起身的意思。

老王见状眉头微皱,忽然打个摆子,像发羊癫疯一样抽搐了一会儿。

叮铃铃!

叮铃铃!

阿强猛地翻身下床,嘴里不断叮铃铃,煞有其事的拿起床头柜上一支牙刷,放到耳边作倾听状,时不时重重点头:

“大哥你说的没错,上周的事情是我做的不对,您不要生气,但我也是为了帮会的利益,您作为我大哥,这样骂我也不对吧?”

“……是,是,没想到您还是猜出来了,您的老婆和女儿确实是我J杀的……我以为您当时也在场,还看得很兴奋呢……”

“您小点声,这有什么好生气的……要杀我呀?您现在在哪里,我过去给您杀,您年纪大了,可不能气坏了身体。”

小玉的抽泣声越来越大,从浑厚的男声逐渐变为捏着嗓子般的怪异女声,同时在诅咒某人:

“渣男,贱人,你们不得好死,该死,都该死……咯咯咯咯……”

笑声尖锐,若厉鬼发音,异常渗人。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