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能干的合租室友

当李清莲从昏迷醒来,强烈的悲伤充斥心间。

她以为杨安走了。

双眼呆呆的望着天花板,好像丢了魂一样。

喃喃低语:

“你为何如此狠心!为何不带我一起走!”

“杨安,我爱你,我也恨你绝情,但我会一直等你回来……”

“吸~~~~呼~~”一阵强有力的呼吸声传入她耳中,豁然大惊。

这时她才发现天花板的样式是她从未见过的,尤其是一根白色的灯管更加令她感觉新奇。

这是什么地方?

她疑惑着撑起身子,便见到盘坐在床尾处的杨安,登时狂喜!

“你这个骗子!”

“原来你会带我一起走,为何却要欺骗我呢?”

“很好玩么!?”

她情绪十分复杂,气恼中夹杂着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强烈之极的喜悦。

下一秒泪流满面。

未着片褛的洁白娇躯弹射而起,手脚并用缠住杨安,唇齿张开轻咬杨安的左耳。

她的精神状态有些失控,动作几近于本能,表达失而复得的复杂情绪。

还好杨安行功接近尾声。

否则武火周天功极有可能反噬。

严重的话不仅会导致顺利练出的一缕真气消散,还会让他经络絮乱,十二“窍”错位。

“别闹,我还有急事要做。”

杨安说着捏了一把李清莲的丰臀,使她浑身一个激灵,双眼顿时生出迷蒙之色。

她想做了。

“要我……”

“大白天要什么要,等晚上再说吧!”杨安笑呵呵的起身。

李清莲不想放开他,像个树袋熊挂在他身上,眼中充满深情和依恋。

“听话。你先待在家里等我,我出去给你买几套好看的服装。”

“嗯,你要快点回来!”李清莲虽然答应下来,却未松开手脚。

杨安无奈只能用些特殊手法让她知难而退。

“嗯~~”她感觉身子愈发绵软无力,很快倒在床上呼吸急促,脸色潮红,双目含春若滴水一般。

“就在房间里等我回来。如果要出房方便的话,就随便找身我的衣裤穿上。”

“知道啦!我的身子只给你一个男人欣赏,永远属于你。”李清莲撑着上身,含情脉脉的说:

“你要快去快回,不要让我等太久,我一刻也不想跟你分开。”

只有跟杨安在一起的时候,时时刻刻看着杨安她才觉得踏实,否则心里空落落的,像无根浮萍一样。

……

杨安拿起手机出门后,就在附近的百货超市扫码付款,买了两套价格适中的夏季款女式潮服和白色无钢圈性感蕾丝边文胸套装。

返回合租公寓的时候,还未拿钥匙开门,便听见里面有叽叽喳喳的说话声。

开门一看,果然是合租的室友何潇潇中午下班回来午睡了。

她是个活泼好动的女生,嘴巴好似没把门一样,哪怕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也会时不时说几句话。

但可能也因为如此锻炼了她的口才,所以她的销售业绩一直保持在中上水准。

说起来她跟杨安还有些同病相怜。

她的父亲如今也卧病在床,比杨安母亲病情还要严重。

得了癌症晚期,无药可救,没有恢复的希望,必死无疑。

她每个月的工资加奖金,全部填进了这个无底洞里。

可她毫无怨言,哪怕工作再苦再累,只会默默地独自承受,能笑绝不会哭,非常坚强。

开门的声音,让两个正聊得正开心的女生几乎同时扭头。

“杨安!你这几天死哪去了,手机也不带!”

“医院隔三差五就打电话过来,我还以为你也是个懦夫软蛋,不孝之子,狠心抛弃得了重病的妈妈!”

何潇潇气不打一处来,越说越气。

在杨安不告而别的这十几天里,她知道杨安母亲卧病在床成了植物人的消息,可谓是忙前忙后。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