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老猿挂印回首望

杨安把枪口又对准祁同生:

“枪属于热武器,当然是兵器的一种。你也可以用枪,要不要我给你一把?”

祁同生不答,生怕枪走火一样,故作淡定的不停移动起来。

“快做决定!是跟我一样用枪?还是拳脚对决?”杨安没耐心跟祁同生墨迹。

祁同生见无论如何移动,都被杨安的枪口锁定,无奈只能放下兵器。

“拳脚对决,生死勿论!”

“好!”

杨安把枪扔给身后的李清莲,脚蹬地面,猛地冲向祁同生,一记霸烈的顶心肘!

迅猛绝伦!

祁同生见状心无旁骛,沉着应对。

通背拳是北方名拳之一,为清末时河北省廊坊市霸州人祁信所创,以“两臂相通”的通臂劲而著称于世。

祁同生臂由松肩发出,通过裹肘,成通臂之势,冷弹脆快。

他的招式具有强烈的随机性和不可重复性。

并且招法严谨,符合技击规律。

在外行人看起来眼花缭乱,变化莫测。

内行人看来,则醒懈有度,身步有章,举手投足,无不契合理之深妙,不可尽言。

属国术中易闻难得之奇技。

杨安不慌不忙的抬肘迎击,一触之下胳膊微微下沉,感受到一股劲力从接触部位透入肌肉里。

他手臂当即抖动,并非卸力,而是强硬化解。

另一只手并指如刀,直戳祁同生咽喉,无比凌厉。

祁同生拧着眉头后撤一步,身法不乱,打算游斗杨安。

岂知这一退恰遂了杨安的意。

得势不饶人的杨安进步猛击,欺身压上!

阎王三点手!

砰!

砰!

砰!

随着三声闷响大作,杨安双眼凶光毕露,背弯如弓,猛地乍射而起!

八极,撑捶!

崩弓窜箭急!

好似一道闪电撕裂长空,更像重重叠叠的大浪拍岸!

拳头距离祁同生的胸口一掌之际,忽而变招,拳头呈升龙之势转向祁同生下巴!

别看他只是一次变招,但快节奏的攻防之下,根本来不及思考,全凭本能的身体动作。

祁同生感觉到不妙,当即使出偷学自宫羽田的一手绝招。

老猿挂印回首望!

杨安拳头下的脑袋登时一空,祁同生两根手指在眼前迅速放大,犀利堪比尖刀!

胜负手已现!

杨安虽惊不乱,故意脚底打滑,右腿冲天而起!

这一踹不是八极的招式,完全是随机应变的灵光闪击!

不按常理出牌!

奇效立显!

祁同生如被火车撞击,仰头喷出一口鲜血,强壮的身躯高高抛了出去,砸碎几张桌椅倒在地上。

下巴已然变形,口鼻溢血。

李清莲像疯了般狂笑出声,跑到祁同生身旁,居高临下的俯视恐惧不已的祁同生。

“你也有害怕的一天?”

“对,对,对,不起……”祁同生临死之际心生忏悔。

善恶到头终有报。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李清莲笑得愈发癫狂,不觉间泪流满面。

“父亲,母亲,我终于给你们报仇了!”

“女儿不孝,不能给你们养老送终,你们可以安息了。”

砰!

她亲手补上最后一枪。

子弹穿透祁同生的头部,炸开一朵血花,钉入石板中。

汩汩鲜血混杂着白浆流出。

场面异常血腥。

祁同生的弟子们目瞪欲裂,却不敢妄动,或愤怒,或悲哀,或仇恨,或无情的漠视。

“走吧!”杨安牵起李清莲的手。

“嗯。”

两人缓步往外走,无一人敢阻拦。

甚至无一人敢正视他俩。

并非只是因为李清莲手中枪的缘故,更因为杨安短时间内打倒近三十人,以及打废祁同生的霸道威势。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