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心服口服

围观众人都屏住了呼吸,他们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激烈的战斗场面。

对战双方杀招频出,胜负手已现。

鸿胜馆门徒恍惚看到了结果,起势的阿陈,将局势扳回,连环拳劲之下,不会有任何意外。

如果说杨安是撕破天穹的金阳,那阿陈就是三十三天之外的圣人道祖,翻手之间,便可震碎大日。

嗡!

阿陈的拳头隐隐发出长鸣,若金铁交击之音,似能刺伤耳膜。

拳头打在杨安胳膊上之际,这种刺耳的拳鸣愈发响亮,在每个人耳边回荡,嗡嗡大震。

胜负手已现,两人接触之下都未再动,整个场面突然像静止一样。

咔嚓!咔嚓!

清脆的骨裂声响起,听到这声异响的人,在两人脸上来回观察,不知是谁的骨头被打裂了?

这时杨安的身体猛地摇晃起来,捂着胳膊连连后退,差点没站稳一屁墩坐在地上。

阿冲脸色大变,急忙上前扶住杨安。袁三眼眶霎时间湿润,很担心杨安的伤势。

鸿胜馆门徒轰然叫好。

“赢得好!陈师兄不愧为百年一见的习武天才!”

“我们鸿胜馆的蔡李佛,岂是八极能比得了的!”

“陈师兄打得漂亮!可称一代宗师!”

“哈哈!叫那小子不知天高地厚,从此以后肯定一蹶不振!”

“敢踢鸿胜馆,活该付出代价!他的胳膊多半已经废掉了!快去疗伤吧!”

“咱们武馆存在了近百年时间,历经风吹雨打,底蕴深厚之极,这回正是踢到铁板断了腿!”

“……”

他们说得高兴,得意忘形之下却未发现阿陈的脸色有些难看。

胜负手之后到现在,阿陈可一步未动。

不是他不想动,而是不敢动。

他过于自信,硬接杨安那一记倾尽全力的铁山靠,手骨已经断裂,提不起丝毫力气。

甚至由于未能及时卸掉余劲,脏腑隐隐作痛,浑身酸软无力。

更是憋着一口气,都不敢大口喘一下。

“师兄,怎么不说话?”

有人总算发现阿陈不对劲,疑惑的拍了一下阿陈的肩头。

阿陈登时面部朝地,倒了下去,吓得此人惊呼出口,前跨一步抄起阿陈的腰部。

“师兄,你没事吧?”

没事吧?

阿陈真想劈头盖脸的臭骂此人一顿,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他明显受伤了。

“我输了……愧对师门的列祖列宗。”他表情颓然,却未心灰意冷,反而燃起更强的斗志。

听到此话的人,脸上满是难以置信。

“师兄,你怎么可能会输!?”

“不可能!这不可能!”

“我们鸿胜馆的蔡李佛,刚猛更甚八极,绝不会输的!”

“你一定是在开玩笑吧?”

“……”

阿陈看着众师弟脸上的失望,叹息道:

“我确实输了,劲力远不如他,心服口服。”

众人哗然,有些不肯服输的激进者,当即围住杨安,隐隐呈合击之势,准备找回面子。

阿陈眉头一皱,大喝道:

“你们想作甚!?我们鸿胜馆乃是佛山名门,还输不起么?想被无数人嘲笑,你们大可动手!”

围住杨安的几人犹豫片刻,才愤愤不平的退开。

阿陈看向杨安,想抱拳作礼,可使劲之下,却只抬起了一只手,苦笑道:

“杨氏八极名不虚传,今日我输得不冤,望杨师傅此后一路大胜,也叫其他武馆知道厉害。”

杨安听阿陈这话有点意思,便笑着说:

“我这人性子直来直去,粗人一个。此前说话多少有些不客气,请各位不要见怪。”

“哈哈,咱们习武之人,大多如此,早已见惯不惯。”阿陈拿得起放得下,心态调整得很好。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