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服了么?

“是啊!咱们楼里来了几个北方的拳手,都是狠茬子,说话态度非常傲慢,听着可气人了!”

杨安微微点头,跟着两人进入金楼,便见到人头攒动,谩骂声不断,场面隐隐有失控的迹象。

人群包围之中,有三男一女,衣着明显是北方的风格。

这四人,其中三个汉子膀大腰圆,高大健壮,一副看上去就很厉害的样子,

可却以唯一的女人为尊。

三个壮汉站在女人背后,倨傲的扫视旁人,口中时不时喷出几句刺耳的话,令精武会成员愤怒不已。

“怎么?姓杨的还不敢出来么?”

“不过也能理解,毕竟是耍阴招胜了宫会长,手上根本没有几两活。”

“孬种,真是丢我们习武之人的脸。”

“……”

精武会成员,有些人气不过,出口反击。

“放你娘的狗屁!”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一点没有规矩!”

“等杨师傅来了,看他不把你们打得满地乱滚!”

“……”

“大家伙快让开!杨师傅来了!”

包括挑衅者在内的所有人,听见这声大叫,顿时扭头,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杨安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不急不缓的走向那名穿着宽松外衣,正襟端座的漂亮女人。

这女人一看,就给人冷若冰山的感觉,气质十分冷艳,脸上没有丝毫假意的笑容,拒人于千里之外。

她看着缓步走来的杨安,起身面无表情道:

“你好,我叫李清莲,出自三皇门……”

她说着走近杨安,伸出右手。

“三皇门啊,来头真是不小。”杨安是听过三皇门的,当下兴趣大增,也伸出手。

就在两人握手之际,李清莲的脚居然自下而上,突使一招撩阴脚!

真是不讲武德!

这一下又快又狠,根本不给人反应的机会,好似跟杨安有血海深仇一样,是往死里出脚。

袖底出脚,本来就很阴毒,加上直踢杨安的裆部,委实过于毒辣。

精武会成员大惊失色,没想到李清莲竟是如此蛇蝎心肠的女人。

她的袖子很大,脚踢起来,就像从袖子里钻出一样。发劲隐蔽,距离短,速度很快,极难防备,常人遭遇如此袭击,不死也废。

李清莲的意思其实很简单,突然出脚是为了试试杨安的成色。

如果杨安没有保持防备,或反应太慢,那战胜宫羽田一事,便是真的使了阴招。

硬吃下她这一脚,也无处去喊冤。

换作在场其他人,被李清莲借着握手的机会踢出一脚,肯定要硬吃这一脚,搞不好鸡飞蛋碎,当场就做了公公。

只可惜杨安的功夫已经练成了本能,在李清莲的脚踢出一半,洞察入微之下,迅速做出应对。

双腿全力夹紧,让李清莲的脚不得寸进,紧接着一记收力的顶心肘,便顶在李清莲充满弹力的胸部上!

“嗯~~”

李清莲闷哼一声,硬撑着身体没有往后倒去,感觉左胸好似塌陷了一样,双眼喷火般瞪着杨安。

“你找死!”

“这话说的,好像成了我的错一样。”

杨安说着双腿一松,一点也不担心李清莲,是否会使出其他什么狠辣的手段:

“可是你先出脚踢我的。没道理只许你打我,不许我还手吧?”

“那你也不应该……”李清莲想揉一揉生疼的胸部,碍于众目睽睽之下,便只能使劲忍住。

“不应该什么?不应该还手么?”

杨安此话无疑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精武会成员都看得出来,哈哈大笑着起哄,有人还吹起了口哨。

“妙哇!杨师傅。”

“不知道感觉如何?可别把娇滴滴的姑娘给打坏咯!”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