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抱歉了

杨安没有料到,李炎居然还能用脚使枪。

但他耳力出众,听到身后的动静,想也不想,谨慎的扭头看去,无比吃惊。

李炎的双脚赫然正举起枪,就要作出瞄准射击的姿势。

自己随时可能被李炎开枪干掉。

七步之内,他的动作可快不过子弹!

杨安乍见如此意外突生,瞬间做出最好的应对,双手一动,用寿哥的身体挡住黑洞洞的枪口。

并且,全力推了出去。

李炎双臂脱臼,不便行动,面对势大力猛的“人体炮弹”,就算开枪,子弹能击穿寿哥的身体。

可是以杨安的功夫和敏捷的身手,他已经没有翻盘的希望了。

当寿哥的身体砸中李炎,下一秒李炎的头部便受到重击,当场毙命,七窍流血而死。

寿哥也不好受,趴在地上大口咳血。

杨安看着死透的李炎,心有余悸,并不后悔一脚踢死李炎。

相比于不知真假的情报,留下还不知有多少底牌的李炎在身边,不亚于抱着定时炸弹睡觉,非常危险。

“寿哥,对不起啊!情急之下就把你扔了出去,你还好吧?”

杨安虽是说着关心的话,脸上却充满冷漠:

“三姐和勇哥的死,其实跟我没关系,你把仇恨算在我头上,这不对吧?”

寿哥费力转身,擦了一嘴血,气若游丝般说:

“你,也要,死!”

杨安叹息道:

“既然你如此固执,一点也不讲理。现在把你带回去的话,以后我肯定没有安稳日子过。”

“所以,抱歉了寿哥。活着太累,你就好好睡一觉吧!”

他说完捡起消音枪,果断扣下扳机。

寿哥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正如杨安所说,他能活着回去的话,肯定会找杨安好好算下三姐和勇哥的死账。

即算两人的死,并不是杨安有意造成的。

piu!

枪声响起之际,寿哥背部中枪,子弹穿透他的心脏,顷刻间也死了。

第一次杀了两个人,杨安的心里多少有点不适。

好在完全掌握了《八极拳实战精要》,心性磨炼得无比坚韧,才能坦然直视鲜血淋漓的场面,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今天死了这么多人,三姐和寿哥还是精武会的重要人物,多半会遇到很多麻烦。

无论自己有什么理由和借口,以及是否杀了仇人为他俩报仇,恐怕都洗脱不了嫌疑。

而且,旧社会的时代已经过去,已经到了讲法律讲公平的新时代。

民国时期,就算是正当防卫,如果没有齐全有力的人证物证,也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坐牢在所难免。

杨安历史学得不错,还记得团长古城杀妻案。

如张灵甫那等人物,杀妻后也坐了一年牢。虽然放出来就再婚了,然后一直官至中将,但由此可以看出,民国确实是有法律的。

以精武会的能量,能压下此前铁桥勇和一个无名兄弟的死,不让事件发酵传播出去,导致影响恶劣,已是殊为不易。

像精武会这样的民间组织,当然也有官方的人员参与,警界要员便有两人。

这也是精武会能发展壮大,混得风声水起的原因之一。

不过现在死了这么多人,纸已经包不住火了。

杨安一边思考着,一边走到床边拿起被子,把三姐和寿哥的尸体包裹在一起,然后捡起一个麻袋,把李炎塞了进去。

早在清朝末年时,受到西方立法思想的影响,清朝就已经将“正当防卫”列入到法律条陈当中。

1902年,《修正刑律草案》完成并颁布。

进入民国以后,百废待兴,北洋政府为了迅速安定社会秩序,便直接沿用了清朝颁布的《大清新刑律》。

规定:“除与民主国体抵触之处应行废止外,其余均准暂时适用”。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