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切磋(上)

理论上,当一个人的肌肉,具备高韧性、高弹度、高密度,就有可能挡住子弹。

也许喝上几十瓶G级力量药剂和G级柔韧药剂,将肌肉强化到极高的程度,应该能挡下子弹?

但也只是应该而已。

药剂喝多了,身体必然产生抗药性。

而且要看是什么枪。

像沙漠之鹰那种大威力手枪,百分百会在身上开个血窟窿。

子弹出膛后,一般都是高速旋转的状态,射入肌肉里,顷刻间就会破坏肌肉组织,造成无法自愈的创伤。

这办法属实不靠谱。

25个兑换点,可不能瞎用于验证理论。

杨安思来想去,在询问系统5种单一功效的药剂,具体的增强效果后,就购买了两瓶G级灵敏药剂。

这两瓶G级灵敏药剂,他每隔半小时服用一瓶,充分吸收了药剂的功效。

整个身体明显变得更轻盈,在房里来回转了几圈,并不刻意的迈步,落脚几近无声。

而且头脑的思维转动愈发清晰,反应速度提高了不少。

可杨安并未多么高兴,只要一想到暗地里的那个杀手,极有可能是“诸界行走”,就如芒在背。

须得设计引出杀手,否则只能低调行事。

往最坏的情况设想,不排除金楼里有杀手的眼线,自己的一举一动,可能都在杀手眼线的监视之下。

接下来的时间,直到次日灯叔派人送来早餐,一夜未睡的杨安,精神状态却不差。

以他的身体素质,两三天不睡觉,也能保持较好的状态。

吃过早餐,伙计领着杨安去见灯叔。

杨安进入房里反手关上房门,自顾自坐下倒了杯茶:

“灯叔,是否查出一些蛛丝马迹?”

“昨天死了一个兄弟,身上衣裤已被褪去。那个人很谨慎,除此之外,有用的线索不多。”

“你的那些拳手,互相之间都认识吧?出现一个陌生人加入的话,没理由不会奇怪,应该有人见过他的样子。”

“我已派人盘问过当时在场的人,有人确实如你所说,见过那人的样子,但只记得大概的模样,也许那人易容过,所以这张画像做不得准。”

灯叔说着,拿起一张宣纸展开。

杨安仔细看了一会儿,确定记住后才续道:

“灯叔,那人很有可能是冲着我来的,只要他还想杀我,就一定会出现。”

“佛山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找一个一心藏匿行踪的人,不啻于大海捞针。”

“另外,叶问是否答应同我切磋?”

灯叔微微点头:

“叶问已经答应,我们即刻便出发去叶问所在的宅子。”

“灯叔,还希望你帮我找找那个杀手,我不擅长反跟踪,离开金楼,极有可能曝露在杀手的监视之下。”

“我会帮你,但你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只要帮你找到想杀你的人,你须得帮我做两件事!”

“成交,这很公平。”杨安果断答应。

灯叔满意的笑了笑,之所以不计前嫌,耗费人力物力帮助杨安,单纯只是因为杨安的功夫够高,能对未来的计划提供很大的助力。

自然不想让杀手干掉杨安。

两人离开房间后,和四名拳手从后门走出金楼,登上一辆黑色汽车。

寿哥和铁桥勇并未跟来。

寿哥在金楼里养伤,铁桥勇则揣着一把手枪,化妆后一路跟着行驶速度不快的汽车,在暗处观察随时可能出现的杀手。

相传松风路梁园南面、仿古街西面的培德里,是佛山第一任商会会长王理卿家族的住宅。

也有老居民说,培德里是由一位做丝绸生意的富商兴建,他儿时未能好好读书,寄望子女能够读书成才,于是命名为“培德里”,取其培德育人之意。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