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冷枪偷袭

寿哥和铁桥勇都是经验丰富之人,身经百战,手底下死伤者众多。

杨安这一动,他们立刻回应,配合默契。

寿哥身法敏捷,猛地助跑,一扑,好似猛虎出笼,接近杨安后一记手刀,朝着杨安的颈部砍去,丝毫没有留手。

杨安头部微微一偏,任寿哥的手刀砍到肩膀。

如此战果出乎寿哥所料,没想到轻松便砍中了杨安。

他的虎形拳浸淫颇深,手上力量极大,常人受此一击,轻则关节脱臼,重则直接碎掉!

但被他砍中的杨安,看上去貌似并无异样,反而被杨安的肩膀一顶。

蓄力爆劲!

顷刻间,寿哥脸上露出一丝痛苦,手像触电一样,连带着整个身体都僵直了0.3秒。

他这片刻的轻微麻痹状态,是杨安硬抗硬造出的绝佳战机。

杨安随后进步,双手猛地推出!

八极,鹤步推!

鹤步推山稳!

伴随着全身筋骨发出的如鞭炮炸开的脆响,鹤步推重若千钧般,推中寿哥胸口。

寿哥接近160斤的身体,仿佛炮弹出膛被推飞起来,撞入后面的人群里,引起被撞倒之人的痛嘶声大响。

等寿哥撑地站起,佝着腰面色煞白,像快窒息一样,大口呼吸。

眨眼之间,寿哥就被杨安打得失去战斗力。反观铁桥勇一连几拳打中杨安,却好似给杨安按摩一样。

旁人看得直皱眉,脸色异常难看,结果已经没有悬念了。

可铁桥勇目光依旧坚定,一点也不露怯。

吐气开声,若暴熊咆哮,张开双臂真如熊抱一样,箍紧杨安。

他天生力大,练的功夫很杂,曾经靠这招绞杀技,杀死了三名强手。

而且,他自信身体的抗击打能力,不比杨安弱多少。

旁人见杨安一副无力挣扎的样子,不禁露出兴奋之色,仿佛已经预见杨安昏迷倒地,甚至口鼻流血而死的场面。

二楼人群边,一根立柱旁,一名内里衣着有异于精武会拳手的人,左手拉起外衣,右手握紧了挂在腰间的消音手枪。

机会已经出现。

来得比他料想的快一些,他没有犹豫,果断拔枪瞄准杨安的头部。

突发冷枪!

不要1秒,只需要0.几秒的时间,子弹就会贯穿杨安的头部。

也许可能是错杀。

不过无所谓,宁杀错,不放过。

但这一枪却无功而返,令他十分意外。

杨安竟好似未卜先知一样,提前一步蹲身腰力旋转,只用了一股甩劲,就挣脱开铁桥勇的手脚缠绕。

杨安没有趁势猛击,已经废了寿哥的战斗力,剩下一个铁桥勇,不足为虑。

而是扭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青石板上,居然有一道清晰的裂痕。

他视力极佳,观察仔细,结合那声异响,推断可能是子弹造成的裂痕,或是某种锋利的暗器。

有人隐藏在暗处偷袭!

闪念后的杨安,不知道这杀手是冲着谁来的,极有可能是金楼的黑手。

惜命的他当下猛地窜步,跑到灯叔身后,挟持灯叔的同时,双眼不停扫视旁人,冷声道:

“灯叔,你不厚道啊!说好的比武,怎么还用上枪了呢?”

灯叔脸上不见慌乱,心里也如平静的湖水,疑惑道:

“杨师傅,我听不懂你此话的意思,枪?什么枪?”

“什么枪?”

杨安说着,不理周围暴怒的拳手,左手指向青石板上的那道裂痕:

“跟我解释下吧!为什么要出此阴毒的黑手呢?”

其实杨安并不确定,那道裂痕真是子弹造成的。

可灯叔定睛看了一会儿,听到灯叔说出的话,才确定自己的推断并没有错。

灯叔眉头紧皱,声音中明显带着怒气:

“是谁!让你们用枪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