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狗子死了

距离金楼大约四五百米,有一座面积不小的院子,能从外看出院子的主人财力不菲。

其中一间光线暗淡的房间里,一个人的双眼好似闪着幽光,等被他打昏的狗子醒来,才轻声道:

“别叫,叫就会死!”

“别杀我别杀我,您是不是抓错人啦?我没有得罪过您啊!求您放过我吧!”狗子惊恐不已,拼命挣扎。

可已被五花大绑,再如何用力挣扎,也只是白费力气罢了。

“我没问,你就别出声,但你如果想死,那你尽管说。”

此人的声音很柔和,听在狗子的耳中,却像厉鬼的勾魂索命之音,面色更加苍白:

“您问您问,我知道什么绝不会隐瞒。”

“你认识杨安多久了?”

“快6年了,从安子到金楼的第一天,我们就认识啦!我和他其实不熟的!您有什么仇找他去报啊!跟我没关系的!”

平白受此无妄之灾,搞不好就会死,此刻狗子心里恨死了杨安,更不敢撒谎欺骗。

“今天以前,杨安从没有展露过功夫?”

“是啊!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没想到他隐藏这么深!”

“他有没有什么亲人?”

“我不知道。从来没听他说起过家里的事,他就是个闷葫芦,你若不问他,可以好几天都不说一个字。”

“看来从你这问不到什么有价值的情报……”

此人说着站起身,拉开外套,拔出插在腰间枪套里的消音手枪。

接着缓步走近狗子,枪口抵住狗子的额头。

冰冷的枪口,让狗子登时就吓尿了:

“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求您别杀……我……”

piu!

枪声落下,狗子的眼神顷刻间黯淡无光,斜倒在地,鲜血染红了他的脸。

……

另一边,等铁桥勇派人找遍了金楼,怎么也找不到狗子的时候,登时感觉事情变得微妙起来。

他当即把这个事情告诉了灯叔:

“您说,是不是狗子知道杨安的来历,所以,杨安怕泄露出去,就叫人把狗子灭口了?”

灯叔眯着眼睛,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此人来历不明,咱们多留个心眼。”

“是不是他的仇家找上门来了?”铁桥勇结合杨安隐藏功夫的情况,得到如此颇为合理的推断:

“也许杨安夺了什么值钱的宝贝?碍于杨安的拳力凶猛,自知不是对手,所以想以狗子的命来胁迫?”

“阿勇,狗子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你犯不着在这多费心思,与其浪费时间瞎琢磨,不如多安排些人手,看看能不能找到狗子。”

灯叔倒不全是因为杨安的关系,所以吩咐铁桥勇尽力找寻。

毕竟狗子是金楼的伙计,以他的性格,向来讲义气,不会放任不管。

一个大活人,在他眼皮子底下丢了,这事传开了不好听,面子上过不去。

……

此时在上房洗完澡,正躺在床上打算研究穿梭系统的杨安,也被人告知了狗子失踪的消息。

但杨安并没有多问。

倘若连灯叔他们这种地头蛇,都找不到狗子的话,他在佛山人生地不熟,出门乱找就是两眼一抹黑。

想再多也只是徒增烦恼罢了。

他现在还有更要的事情要做,须得好好准备,明天至关重要的切磋。

只要打赢了叶问,完成任务的进度和概率,肯定会大大增加。

可若输了的话,不知道要猴年马月,才会再有这种名正言顺的上位之机。

在这样一个龙蛇起舞的年代,并不是功夫高就能成事。

纵然他的功夫天下无敌,却无法压服不屈的人心。

习武之人最是刚烈,大多还极为守旧,遵循传统,宁死不从。

想要完成任务,统合南北门派。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