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非争不可

“马三,败了……”

这一战的结果来得太快,许多人都还未反应过来,愣愣地看着失魂落魄的马三。

有的人笑容满面的扭头,看向宫羽田,想要说几句威风话。

可犹豫片刻,考虑到宫羽田地位太高,终是忍住大胜的兴奋感,不敢开口。

转而同旁人一起大声夸赞杨安。

“真是给我们南方的拳手出了口恶气!”

“干得好!打得漂亮!”

“看马三他还狂不狂啦?真以为我们南派是好欺负的!”

“老弟的八极着实很猛,佩服!”

“……”

杨安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令人如沐春风,向出声夸自己的人,抱拳道:

“宫老爷子,贵为一代宗师,我是仰慕已久。今日若有幸与宫老爷子搭手,必定不负各位的期望!”

有些人听得一愣。

没想到杨安的口气这么大!

在场的南方拳手,有一个算一个,无人敢说自己稳胜宫羽田。

可听杨安这话的意思,好似宫羽田必输一样。

这让宫羽田的几个徒弟,就很不舒服了。

“小子,牛皮都让你吹上了天!”

“你不过是趁着师兄轻敌,侥幸取胜而已。”

“凭你这点功夫,也没有名气,根本没资格跟我师傅搭手!”

“……”

几个人说着把马三架了起来。

低着头的马三,面色惨然,好似心气全被打散,宫羽田看在眼里,脸上首次露出异色:

“没用的东西,带着他滚!”

宫羽田像是毫不关心马三的腿伤,说完后也不看杨安,静静地等待着精武会的高层到来。

这时,灯叔如以往一样面带微笑,同几个人走近杨安。

灯叔拍了拍杨安的肩膀,从杨安的脸上,看不见丝毫的得意,仿佛只是打了一场无足轻重的小架。

就像寻常懒汉的街头斗殴一样,打赢了也不值一提。

但从另一个角度去看,也许是杨安自视甚高,对自己的实力极度自信。

无论哪样,都让灯叔更高看了杨安一眼。

“杨师傅,你的八极够威,但搭手一事,还需从长计议。”

“灯叔不放心?”杨安笑了笑,并不打算放过这个绝好机会,说什么都要争取一下。

“咱们换个房间细说,此事不急这一时三刻。”灯叔说完向宫羽田作了个礼,然后便走。

杨安跟着灯叔几人,来到隔壁的房间,自顾自倒了杯茶喝,确实有些渴了。

灯叔等杨安放下茶杯,才慢悠悠的说道:

“我先冒昧问一句,杨师傅师承哪位大家?不方便的话,可以不说。”

“倒也不是不方便,只是未打出名头之前,怕丢了师傅他老人家的脸。”杨安信口胡诌,可信度却不低。

只是灯叔几人信了几分,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此事并不重要,灯叔也只是随口一问。

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杨师傅的拳力,我知道是很厉害的,但宫会长乃是一代宗师,说句不好听的话,杨师傅跟宫会长搭手,还差了一些。”

“是吗?但我不这样认为。”杨安手指敲了敲桌面,沉声道:

“宫羽田老了,快打不动了。正所谓拳怕少壮,而我练的又是至刚至猛的八极,我没理由会输!”

“我也从没有输过!”

话说到此,杨安的眼神无比犀利,与灯叔对视,双眼好似射出锋芒,令灯叔愣了一会儿。

灯叔还是头回见到如此自信且强势的年轻拳手,仿佛被感染般,不由得多出几分信心。

但灯叔早已有了人选。

那个人习武多年,声名不菲,一身功夫刚柔并济,更有把握。

而且知根知底,关系亲近。

杨安却来历不明。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