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饥饿的感觉

真小,大概在四到六个月之间,是个男孩子,小小的口腔里满是粘稠像果冻一样的血,他开始剧烈咳嗽起来,肖止将其翻过来不轻不重的拍击后背,孩子呕出一小块东西在地上,原来是肉卡住了……

肖止的目光落在女人血肉模糊的胳膊和腿上,原来如此,只是血液的话,无法是大人还是小孩都无法维持太久。只是这么小的孩子,肠胃功能还未能准备好接受这种肉类食物,大人的死亡,孩子也很快会随之而去。

他把孩子轻轻放在女人身边,盖上那件薄薄的被单,准备离去。

尾指一紧,是幼儿,他伸出小手紧紧抓住他的指尖,仿佛在挽留。肖止挣脱他的手,推开房间门离开。孩子很乖巧,没有发出啼哭的声音,只是静静依偎在逐渐冰凉的母亲脸庞……

肖止找了另一间木屋住下,他没有躺下睡觉。

而是盘起双腿坐着,左右手捏三清指掌心朝上靠在膝盖上面,虽说禁用主动道具和技能,但他可没忘记,禁用技能和道具的前提是纸片出品。但道统的《清心法》他还牢记于心,那得试试能不能用,反正吃不了亏,上不了当……

心法里有警示,修炼时最忌讳心猿意马,只有放空心神才能融合心神,感应周身一切。他缓缓闭上眼皮……

夜空圆月高挂,冷风拂过略干枯的树枝,发出呜咽呜咽的声音,好似地狱爬出恶鬼在人间哭泣诉说自己的痛苦和怨恨,那摇摆的枝丫就是它们的爪子……

窸窸窣窣,枯草丛里有东西在窜动。

月光下,原来是四五只饥肠辘辘的野狼,狼这种生物凶残狡诈而且基本成群行动,在这种饥荒的年代,人都吃不饱,更何况是这种食肉动物。

它们慢慢靠近小村子,最前面的一匹狼鼻子嗅了嗅,似乎闻到空气中弥漫的新鲜血腥味儿,尾巴轻轻扫了两下,慢慢顺着气味儿向前走,后面几只狼也紧随其后。

头狼走到一件木屋前,用头轻轻去顶门板,嘎吱一声,门居然开了,它后退几步,确认没有察觉到什么危险,这才顺着门缝走进去。它看到地铺上躺着的女人,急忙凑过去,牙齿掀开上面的被单,血腥味儿顿时弄类的弥漫开来……

虽然死去不久,但对狼来说,这算是新鲜的,它又惊喜的发现旁边还躺着个孩子,双眼在昏暗的环境里绿的发亮,嘴角淌出口水落在地上,几只狼围住这对母子。

孩子在襁褓里被狼嘴里散发出来的臭气惊醒,喉咙里发出虚弱哦哦声,小小的身体拼命往母亲冰冷的脸上靠去。其他狼靠上来,被头狼凶狠的挤开,它张开獠牙,猛的咬下去!血腥气息弥漫开来,血液在地上缓缓流淌。

头狼前半身趴在地上,它的头颅被一根末端削的尖锐的木棍刺穿钉在地上,它死也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月亮的光依然清冷,照在这木屋上,将门口站着的那人影子拉的很长,剩下的四匹狼感受到危机纷纷散开,泛着绿光的眼睛死死盯着来人发出龇牙的声音……

影子的主人是肖止,他慢慢缩回刚掷出木棍的手,身体一歪在门边捡起一把锈迹斑斑的斧头说道:“我说为什么静不下心来,原来是没吃夜宵的原因,来吧。”话音落,四匹狼动了,斧头划破空气,金属与血肉碰撞,声音令人不寒而栗……

战斗来的快,结束的也快,用力挥去斧头上不停下淌的血渍,肖止放下斧头,走到地铺旁抱起襁褓里的孩子:“这种乱世对普通人来说,是痛苦的无间炼狱,你希望躺在这里自生自灭离开痛苦,还是愿意用这脆弱的生命为赌注,拼一份希望?”

孩子靠在肖止的怀里,感受到温暖,他太小还学不会笑,只是伸出小手轻轻抚着肖止的胳膊,这……算愿意拼?肖止的睫毛低垂,他将那薄薄的被单撕成长条,把襁褓改成类似背包的模样,然后把孩子挂在后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