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心里好苦

但是因为修道院的存在,瓦拉克无法逃出,她想了个办法在修道院里进行杀戮制造恐惧,试图瓦解修女们的信仰力。只剩下最后一个修女的时候,她发现瓦拉克的真实目的,是收集足够强大力量后,附身她的躯体离开修道院。

为了阻止瓦拉克的离开,这最后一名修女将自己吊死在修道院的大门口。

因此瓦拉克被困在修道院里无法离开,只能被后来的神父修女还有莫里斯三人组给怼到地狱里去,幸好被封之前在莫里斯身上留了一手,所以地狱之门被封印后,她依然有一部分意识留在莫里斯身上,只要慢慢收集恐惧,有足够的耐心,她就能以人类的身体作为媒介,重新召唤地狱里的恶魔躯体……

莫里斯离开罗马尼亚回到米国,也将瓦拉克带到米国。

经过二十年的潜伏,瓦拉克的意识开始变得饱满,开始加强莫里斯的折磨,试图增加力量的强大速度……

谁知莫里斯的身体有些脆弱,发生剧烈反应,被其父亲发现,二话不说向教会申请帮助叫来灵异调查员沃伦夫妇,二话不说怼了她一波,为了保存力量,瓦拉克分离出一丝意识假装被驱逐离开,骗走了沃伦夫妇。

等些日子,她再次开始作妖。

莫里斯的父亲再次去向教会申请帮助,但教会人手不足,暂时无法派人,只能让当地教堂的神父每周过去祈福一次试图压制痛苦。只可惜神父能力还不够,祈福效越来越差……

肖止手里拖着彩色瓶子,开门见山道:“瓦拉克,我不是来驱逐你的,现在给你两条路选择,如果识时务的话我们皆大欢喜,如果选了大家都不开心的那条,就很遗憾了。”

附身在莫里斯身上的瓦拉克差点笑出声,她发出沙哑声音:“好久没见到这么有趣而愚蠢的驱魔人了,说吧,让我听听你给选择题。”

肖止没在意她调侃的语气,淡淡的说道:“两条路,第一条,因为特殊原因,我需要你陪在身边一段时间,当然为了保障我的安全,你得暂时封印在瓶子里,事成之后,我放你离开,爱去哪里就去哪里……”

瓦拉克嘎嘎冷笑道:“封印我,凭你能做到吗?”

肖止也笑了一下道:“第二条路,就是让我稍微粗暴点封印你,在这个过程中出手没轻没重的,很可能会不小心将你打死,别误会,我真可能会弄死你哦。”

瓦拉克疯狂大笑起来:“好一个年轻的驱魔人,我现在附身在莫里斯体内,除非教会来有能力的神父进行仪式驱逐,否则的话,你只能杀死这个人才能驱逐我,是的,只是驱逐,我不会死而且会再找个人继续附身,看看你能杀多少人……”

唉……

肖止轻叹一声:“合子,注意分寸!”

江川合子一声好嘞,双肩上的特制布带解开,六百多斤的十字架落在地上砰的一声巨响!

瓦拉克:“……”

楼下坐在客厅里的老头儿抬头,这驱魔动静有点大呀,但那年轻人胸有成竹的样子,应该没有问题吧,老头儿在胸口划了个十字小声祈祷着顺利。

瓦拉克:“那是什么东西?”

江川合子将裹着的黑布松开,露出十字架的本体出来,吓了瓦拉克一跳:“神圣的力量?你居然从教堂拆了十字架出来?没用的,我连修道院的十字架都不怕,会怕你这个……”

瓦拉克心里很明白,罗马尼亚的修道院之所以封印松动,是因为战争的时候修道院被一枚炮弹击中才裂开的,她从地狱爬出来的时候,根本无法进入修道院的正厅。

只能在阴暗的角落里慢慢吓唬修女,折磨她们的心灵,让信仰逐渐崩溃,减弱修道院的神圣力量笼罩,到后面修女死的差不多的时候,瓦拉克才能出现距离正厅比较近的地方……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