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这个主角有点莽

墓园里大白天弥漫着淡淡的烟雾,给原本就有些沉重的气氛增添了一丝诡异。吉米不知不觉朝着目的越走越深入,肖止刚想过去。旁边有个人忽然走过去开口道:“你看见她杀死你老婆了吗?”

原来是殡仪馆管理员老亨利的老婆玛丽安,她手里捧着一只死去的乌鸦干尸,脸上顶着黑眼圈直勾勾看着吉米神经兮兮道:“你看见了吧,你老婆被杀的时候她在场吧!”吉米被他吓了一跳,整个人还没反应过来:“对,对不起你说什么?”

“玛丽安,你怎么又跑出来了!”

殡仪馆管理员老亨利疾步走过来搂住老玛丽安,他歉意的看向吉米:“很抱歉,我们得离开了……”

老玛丽安被丈夫搂着往外走,她依然不停的回首看着吉米嚷嚷道:“记得埋掉那个木偶,千万要把它埋掉,记住呀……”

吉米呆呆看着这对老夫妻离开,转过身来发现旁边有个被乱草包裹着的墓碑,伸手将乱草拨开,这是一个布满灰尘的老旧墓碑,上面有个令他触目惊心的名字:玛丽·肖。身后传来脚步声,吉米一个激灵急忙转身,只见是一个亚洲面孔的青年。

他似乎对眼前人有印象,片刻后想起来了。

这人叫肖止,全家从亚洲移民过来,他的父母在六七年好像被诅咒害死了,只留下他一个人在镇上超市打工养活自己……

还没等吉米开口。

肖止笑了一下轻轻的说道:“双眼瞪人玛丽肖,木偶作子常怀抱。若是梦中遇见她,切勿张嘴又尖叫。”念完这首陈旧的小诗,他浅浅一笑:“先收到莫名其妙到来的木偶,紧接着妻子就死了,而且死状和诅咒几乎相同。”

吉米的眼睛一红,他双手猛的抓住肖止的衣领:“你居然什么都知道,说,那木偶是不是你寄过来的,我妻子是不是你杀的,我们有什么仇恨!”

肖止双手合十从中间撑开吉米的胳膊,抓住其手腕一扭,抬脚往他的后退踢一下!足足比他高出两个脑袋的吉米一下子跪在地上,胳膊被锁着无法动弹。肖止淡淡的说道:“不要冲动,因为在七年前我父母也是这样死的……”

说着把吉米推倒在地上,伸手轻轻抚着玛丽·肖的墓碑:“诅咒在这个小镇里蔓延着,当年跟随玛丽·肖一起下葬的木偶都已经消失,它们是玛丽·肖的分身,出现在哪里,玛丽·肖的杀戮就会出现在哪里。”

肖止说话很直接,他怕说太高端会让吉米蒙圈。

妻子莉莎的死去,吉米一直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他胸口赌这一口气无法释放,虽然心中也怀疑会不会是传说中的小镇玛丽·肖的诅咒害死莉莎,但他还没有见过玛丽·肖无法判断诅咒的真假……

现在有个相同遭遇的同镇子人出来验证他的疑虑,吉米仿佛抓到救命的稻草一样,连忙爬起来抓住肖止的双手,大概因为刚才被擒拿了一下,他急忙缩回去:“对不起,我妻子她还很年轻,她肚子里还有……”说到这的时候,七尺男儿的他眼泪直接出来了,实在是戳到了软肋处。

肖止知道他想说什么:“玛丽·肖的诅咒不会结束,如果你想暂时性的摆脱诅咒,只需找个地方将得到的那个木偶埋葬或者烧毁即可。但往后如果还有木偶出现,你依然要继续这么做,不然还会继续死人……”

吉米的老父亲是个暴力狂,先打死了第一任妻子,再打跑了第二任妻子。

吉米的童年几乎是在阴影中度过,在自己有足够的能力独立后,他第一时间便带着妻子迫不及待的离开小镇,诅咒只是一个原因,更多是因为这个父亲。

所以能给予吉米温暖的只有这个妻子,两人感情很深,现在妻子死了,吉米心如死灰,他咬牙切齿一字一句问道:“如果,想要杀死玛丽·肖呢,我指的是彻底消灭她的亡魂!”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